第一百四十九章:全国皆知!人道永昌!

听书 - 从小说家开始修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年。

是天祐十三年。

这一日。

是九月十三日。

孟川于这一年、这一日,成为大魏朝新科状元。

遥想一年前的今日,他还在为‘煞气’的事情而忧虑。

对未来充满了担忧。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

刚好一年。

他便已经鱼跃龙门,前途可期。

恍若隔日。

令人唏嘘不已。

仿佛这一切,都不太现实。

像是一场梦。

很多人都在说,他乃是剑仙嫡传弟子,他有着学宫作为依仗,他有个师兄,乃是当世大儒,叫做诸葛静远。

可是从来没有人,去深挖他这一年的所有经历。

无论前世今生,父母双亡,自己一人,孤苦无依,在煞气的影响下,不得不走上了一条著书立传,降妖伏魔的道路。

即使生活很苦,即使这个世道对他多有不平处,但是他从未抱怨过。

若换常人,估计早已黑化。

但是孟川没有。

他自始至终,都是那个满怀一腔热血的少年。

从未变过初心。

一路坎坷走来,势必嫉恶如仇。

正是这种‘嫉恶如仇’,造就了现在的孟川。

他所做的每一件善事,他所降服的每一只妖魔,其实都在无形中,获得了回报。

皇天从不负有心人。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了。

孟川嫉恶如仇,斗贪官、鸣不平、降妖魔、以自己的微弱力量,为生民立命,可能一次、两次,没有什么好结果,但是他坚持下来了。

所以有了今日之成就。

状元、齐身境修为。

这只是他的开始而已。

他经常向别人说,‘只是运气好而已’,然而,这份运气,说到底,还是因为好事行尽,自有前程。

这绝非是一种圣母。

因为该杀之人、之妖,孟川从未手软,无论对方是谁。

在他还是秀才的时候,就敢跟一县之长作对,甚至闹到双方不死不休的地步,他也没有丝毫退却。

在他还只是一个低阶修士的时候,他便敢为了满城百姓之命,去血拼大妖!

在他还未成为举人的时候,就敢跟北地慕容世家对抗,甚至还不惜豁出性命,依然要令对方神魂俱灭。

不计代价,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不畏强权,不畏天命,不畏斗争,觉得正确的事情就去做,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哪怕因此杀尽无数人,哪怕因此造下滔天血祸,哪怕自身会身死道消,他也依然会去做。

正是这种信念,使他有了一种坚韧不拔之心,支撑着他一路走到现在。

这一刻。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他的身上。

这一刻。

荣光是属于他的。

这一刻。

他是大魏朝,当之无愧的主角!

朱雀大街。

状元郎孟川骑上一匹高头大马,在礼部人员的簇拥和舞乐萦绕下,徐徐前行。

街道两旁,密密麻麻的百姓静静矗立着。

人群涌动。

都在看着孟川。

在他的身侧,是榜眼顾青辞与探花陈平安。

京城中,无数官宦人家里待字闺中的姑娘们,基本都站在客栈或是茶馆的顶楼,并排探出头颅,看着孟川等人。

眼神里充满着炙热与崇拜。

能在科举中脱颖而出,成为三鼎甲的存在,定是人中龙凤。

像是这样的男子,又有哪个女子不愿嫁?

关键,孟川三人,不论是气质与外貌,都可称上上之选。

沿着朱雀大街,三位正当得意的年轻人,目视远方,那是属于他们的征途。

从此时开始,孟川、顾青辞、陈平安,这三个名字,将会响彻在整座长安城,直至蔓延到京畿道、全国各地乃至异邦。

...

走马观花结束以后,他们三人,在京城中最大的酒楼,状元楼里,宴请所有的进士与同进士出身的读书人。

今日过后,他们就将同朝为官。

说是他们三人宴请,实则状元楼的掌柜打算分文不取。

状元楼为什么叫做状元楼?

就是因为新科考生们,在考试结束之后,都喜欢来这座酒楼谈笑风生。

这个传统,还是在百年前流传下来的。

而状元楼的掌柜,也已经传承三代了。

待到明日,他们就将会在贡院,迎接学宫圣贤的到来,届时,就将前去学宫接受文运与浩然气的灌顶。

即使此前不是儒修的,也会在浩然气灌顶中,成为儒修,甚至是借助文运的助力,一举突破九品心斋境三关。

“孟兄,您的那篇六国论,在不远的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与封建论一样的千古策论!”

“确实如此!孟兄成为状元,我等心服口服!从今以后,我们这届同窗,便以您马首是瞻了!”

“若是孟兄今后精于策论一道,一定能够成为咱们大魏朝的文宗!”

“...”

酒过三巡之后,越来越多的读书人,都开始向孟川吹捧起来。

不过,他们并不是因为对方得了状元才吹捧。

而是,那篇六国论,写的确实精彩至极!

近乎与封建论持平。

他们佩服的,是孟川的才华和实力。

紧接着,状元楼前,不少官宦之家聚集于此:

“丞相府,恭贺诸位学子及第,恭贺孟先生高中状元!”

“中书省,恭贺诸位学子及第...”

“门下省,恭贺诸位学子及第...”

“吏部尚书之女,沐婉瑜,前来恭贺诸位学子及第!”

“...”

此起彼伏的声音陆续响起。

他们没带什么珍贵的礼物,甚至只是口头恭贺而已。

但是,没人觉得这没什么不妥。

那些各部尚书以及三省,不过就是来向诸位学有所成的读书人问个好。

将来,当中有不少人,都会跟他们低头不见抬头见。

“沐婉瑜?京城第一才女?”

“当真是她?”

“那得去看看这位才女长什么模样!”

很多士子,站在状元楼门前,看到了温婉如玉的沐婉瑜。

在顾青辞的鼓动下,孟川也缓缓来到门前,要打算代表这帮读书人向朝廷道谢。

然而,他刚矗立在门前,就看到了向自己莞尔一笑的沐婉瑜。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二人相视一笑。

万万没有想到,这吏部尚书沐衡之女,便是她。

曾经,二人在杭州城的中元诗会之上,有过短暂邂逅。

只是难以置信,她便是大名鼎鼎的京城才女沐婉瑜。

“孟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仕女沐婉瑜,等着您履行当初在杭州城说的一番话。”

她深深作揖。

孟川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当初在杭州中元诗会上,他慷慨激昂的那番说辞,可是引来了无数人为之喝彩。

不过,其他读书人可不知道那番话究竟是什么,不少人都猜测,这二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约定啊?

一位是新科状元。

一位是当朝才女。

不管怎么看,都是郎才女貌啊!

...

长乐宫。

皇后李轻眉正与当朝皇帝曹长柷散步。

二人身后,是数以百计的宫女太监还有侍卫。

他们没敢紧紧跟随,而是刻意与对方保持着一定距离。

这段距离,能使他们在极快的时间内,小跑到对方跟前,随时听候着差遣。

二人此刻正在议论本届科举。

“孟川所写的策论,朕看了,写的很不错,不仅是他,本届会试,有许多年轻人所作策论都不错。像是那萧玄、陈平安、顾青辞、方文、常青山等,都不错。”

此刻,曹长柷的脸庞之上,正挂着淡淡的笑意。

他似乎很满意,朝廷又招揽了如此之多的人才。

“妾身列举了一个名单,陛下若是觉得可行,那便就由这些人写史了。”李轻眉将名单递给对方。

曹长柷拿来看了看。

以孟川为首,韩墨、汤炳、岳锦、郭颢等十余名进士为辅。

只是这名单之上,却无榜眼探花的姓名。

李轻眉继续开口道:“凉王传来了信,他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陈平安,此人精通用兵之道,或可成为朝廷的钉子,钉在陇右道。

至于顾青辞...此人没有什么背景,更不是儒修,可腹中却藏有治国之策,倒不如让他跟着吕相锻炼一些时间,将来或可成为安国柱石。”

“孟川呢?你对他又是怎么看的?”曹长柷问道。

李轻眉如实道:“学宫已经开始布局,北胡、西域各国、南蛮等,均有学宫和百家弟子出山辅佐,孟川...属于我们大魏。将来大战若启,可让此子掌兵,代我大魏一战诸国。

从此以后,此子气数,与我大魏息息相关,我相信,学宫与李先生,是不会看着这么好的一个儒道种子,陷入杀劫当中而不可自拔,届时,我们或许能掌握主动权。”

曹长柷点了点头,突然双眼一寒,负手而立,喃喃道:“三教百家,天上十二楼五城,执掌我人间气数太久了,是时候该还给我们人族了。”

李轻眉郑重作揖,“陛下万年,大魏万年,人道永昌。”

最后四字。

缓缓回荡在皇城当中。

人道永昌。

所有隐藏在宫里的高手,全部听到这四个字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苍穹。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