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从金陵到夷陵,是顺着长江逆流而上,其间要经过江夏。

因为是逆流,所以船行得慢,在长江上走了一个多月,才抵达江夏。不过到了江夏,在去夷陵也就没多远了。

这江夏是什么地方啊?就是后世的武汉。此处地处九省通衢,自古以来就是客旅云集之处,商贾繁华之所。

贾公子贾元是在金陵长大的,这金陵又是什么地方啊?十里秦淮,豪客销金,英雄销魂处。

贾元也算不上什么英雄,但作为阔家少爷,吃喝玩乐之事自然少不了。想到现在家道中落,心中更是悲戚。这么一悲戚呢,就又想到一件事。这次回到乡下老家后,恐怕此生都难以再享受大城市的繁华了。既然到了江夏,何不上去浏览一番,最好是有段那啥啥,日后也是个怀念。

打定主意,便命船工停船,登上了码头。在船上困了一个多月的贾元,上岸后就好像鸟出藩篱,立马就是一顿胡吃海喝。吃饱喝足之后,便是前往

花楼街。要说这贾元也不过是第一次到江夏,怎么就这么轻车熟路呢?须知,天下票客是一家,九州莫愁无知己。

很快,贾元就坠入一个叫秋月的青楼女子的温柔网中。

温柔网这个玩意嘛,最是消磨时间。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贾元自己身上带的那点银子见底了。贾元无奈,又想起老爹在家里等,于是回船让船工出发。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已经快到了冬天,枯水季来了,装满银子的船无比沉重。不管船工们怎么想办法,也还是搁浅在摊上下不了长江。

得,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在江夏等开春涨水再走吧,正好还可以和秋月多温存几天。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没钱怎么办啊?别说去找秋月了,就连去吉庆街吃个夜宵都难啊。

就在贾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船长说话了:“江夏繁华之地,可以把船上这些锡卖一点啊,反正你回夷陵那边更不好卖了。”

贾元一听,哎哟,这真是个好主意啊。他拿了一个锡块就下了船,临下船的时候突然记起老爹和他分开的时候专门交代千万不能动这些锡块,当下迟疑了一下。不过马上秋月的笑脸浮上脑海,这点迟疑也就烟消云散了。贾元用布包了一块锡砖,上岸转了一天也没寻到买主。

夜色临近,贾元又累又饿,心里念着秋月,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经过一个小巷子时,看到路边有一个锡匠,正在给人焊破了的铜壶,当即走过去亮出了锡砖推销。

锡匠见到这么大一块锡砖,连连摇头表示“买不起。”

贾元说道:“这玩意我还有一整船,现在也拿不动了,随便你给多少钱吧随便你给多少钱吧。”

锡匠找了半天,也只有半两碎银。就算是锡砖,这点银子也买不到一个角。不过贾元也懒得理会,放下锡砖抓起碎银就走了。

这个锡匠姓沈,由于民间用锡器不多,平日里也只是做点修修补补的活,根本赚不到什么钱。今天只花了半两碎银就买了这么大一块锡砖,很长时间都不用去买原材了,心里非常愉快。

沈锡匠想不到的是,还有更愉快的事情等着他。

晚上回到住的窝棚里,沈锡匠便想着把这块大锡砖化开,便于白天做事的时候用。表面的那层锡膜化开后,沈锡匠脸都吓白了。

锡是非常软的东西,而且很容易融化,可现在化开表面后,里面却是硬邦邦的,而且还没融化。

沈锡匠哭着骂了起来:“死骗子,要骗也去骗那些有钱人啊,来骗我这个穷苦工匠做什么?”

骂着骂着就发现不对劲了,锡砖里面的,竟然是白花花的银子!

最开始沈锡匠还觉得是不是被气糊涂了看花了眼,又咬又砸了半天,最后发现竟然真的是银子!

沈锡匠乐得一夜没合眼,半夜里突然又记起来白天那个富家子说他有一整船。我的个老天啊,这一整船银子,想都不敢想有人能有这么多的钱。沈锡匠想来想去,估计那小子自己根本不知道,不然也不会拿出来卖了。既然他这么有钱,我就去买多几块,也不算什么大事。

想好之后,第二天一早沈锡匠就跑到江边找到贾元,说自己昨晚接了个大活,要买多点锡材。因为客户给了订金,所以也就按照市场价买十块锡砖。昨天那一块呢,也按照市场价补给您。

贾元一听也高兴啊,昨天那半块碎银一顿宵夜就没了,根本不够去秋月那儿啊。现在这个锡匠能用市场价买十块,都能去秋月那里几次了。当下就拿出十块锡砖卖给了沈锡匠,并说如果江夏还有人买锡的就帮着介绍来。

沈锡匠提着十块银砖回去的路上,乐得都快飞起来了。当时他的想法,就和后世中了彩票的人一样。有了这么多钱,该干什么呢?平时不能实现的梦想都能实现了,该先去干啥呢?他想来想去,还是先买房子。

说起买房子这事吧,古今人心都相同。就像后世的人一样,本来计划的是买个六十平米的小两房,有个温馨的小家就心满意足。到了楼盘处看到八十平米的就会想,六十平米的也实在太小了,走个路都要碰头,还是想想办法买这个八十平米的吧。

看完八十平米的房子,销售员肯定会问:要不要看一下一百一十平米的啊?

好吧,看看就看看吧。等看到一百一十平米的房子的时候,销售员就要介绍了:这是三房两卫的格局,最适合居家的户型。您想想啊,您结婚以后,很快就会有小孩。到时候您父母过来帮着带小孩,两房就有些紧张了。就算孩子小,可以和父母住在一起,那以后长大了呢?

听到这话肯定会想了:对啊,总不至于以后爸妈来了我还要他们住旅馆吧?就算现在买了两房的,将来还是得换,不如一次到位。更何况,现在不买的话万一将来房子涨价了呢?

于是就这样,打定了买三房的主意。接下来就是再这个小区里看三房,然后发现又有楼层和朝向的区别。要想好一点的呢,就又得加钱。

这时的你,已经开始晕乎乎的了,决定回家好好考虑一下。

在好好考虑的这段时间里,又有了地段、学区、交通、医院、升值空间等等进入了你的信息库,于是乎你就又要尽力的买中心地带。

现在就要开始看中心地段的房子了,到了这个小区看了一百一十平米的房子非常满意,除了一点——房子是北向。

这是你的看房经历中总结出来的一个经验,必须要买南向的。于是你就问销售员有没有南向的。

然后销售员告诉你,南向的都是大户型,可以带您去看看。

你就想了,看就看呗,又没谁拿把刀架在脖子上逼着我买。看到对面二百平方的大户型之后,面山望水环境宜人,这时你心里不由得对自己说:啊!这才是我想要的家啊!

你以为这就完了?NO!

接着就是买这个不如加点钱买个双拼别墅,再接着就是和别人在一起总是不自在,还是加点钱买个自己的,哪怕是联排别墅也好。

这就完了吗?不不不,少年你太天真了。

联排别墅被夹在中间,感觉就是以社会主义新农村,还是加点钱买个单边别墅的好。

单边别墅之后,接下来就是独栋别墅。

或许你会想,到这里总该是到头了吧?不不不,现实不是这样的。

当你买得起独栋别墅的时候,就会有销售人员来告诉你,哪里哪里开发出了一栋独占整层的三百六十度全景阳台八百平米超级大平层。那可是一览众山小,不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还从早到晚阳光普照,不遗漏一丝光芒!

欧耶,这次总可以和神仙一样了吧?没错,到这份上还真是位列仙班了。

不过少年,你要知道,神仙也是有等级的,比如佛啊菩萨啊金刚什么的。到现在这个份上吧,充其量也就是个“地仙”。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此之上还有山顶别墅、带花园停车场的山顶别墅、带游泳池花园停车场停机坪的山顶别墅……

就算给你买到了天底下最好的房子,还要买二套三套无数套呢。

永无止境。

于是乎,不管你处于哪个阶层,“买房”这件事都会消耗掉你的资产和精力。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买房人来说,买房将会是你一生的奋斗价值。对普通人来说,买第一套房的那一刻,你全部的资产都会被掏空。即便如此,你也只能停留在“中下层房型”。

当然,也有例外,毕竟还有百分之零点零一的特殊人士嘛。

沈锡匠现在就是这种人士,当他决定买房后,可以一步步的升级,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为银钱过多的操心。

以前的他,别说十块银砖了,哪怕是做梦都只敢梦到自己这一辈子能积攒下一块银砖。但是现在,沈锡匠深深地感觉到,这十块银砖真的不够用啊!

又是一夜神与魔的斗争。

到天亮的时候,沈锡匠做出了决定,去买贾元一半的锡块。做出这个决定,他也是经过了再三思考的。

自己有了半船的银子,也就成为了富翁。而贾家就算只有半船的银子,同样还是富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考虑清楚之后,沈锡匠就又去找到了贾元,声称自己帮他找到了一个大客户,可以买他半船的锡砖。

贾元听到这话,简直快乐疯了。沈锡匠能帮自己推销这么多的废料出去,实在是帮了自家的大忙,于是封了一个大红包表示感谢。

本来这事到这里吧,也还不算最坏的结局。但是贾元接下来的举动,甚至超出了沈锡匠的预料。

荷包满满的贾元再次去到了花楼街,这次就不是一个秋月了,什么春花夏草冬梅的都齐全了。没过多久,卖“半船”锡砖的银钱就又折腾完了。

这次是他主动找到了已经成了富豪的沈锡匠,请求他帮自己把剩下的半船锡砖也卖掉。

平心而论,这沈锡匠还真不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人。说实话,如果换了你和我,说不定还不能像他这样只贪别人一半呢。

其实这时候沈锡匠是真不想害贾元了,于是说道:“贾公子,你也出来这么久了,家里人一定也着急,您还是早点回去吧。现在船了轻了,我去多找点人帮你把搁浅的船推到江中。再说了,您这么空手回去也不是个事,带半船货物回去,对家里也是个交代。”

鬼迷心窍的贾元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当即说道:“您就再帮我一次吧。这些锡运到夷陵什么时候才能卖完啊?”

沈锡匠还是摇头拒绝,并再三催促贾元回家。

贾元生气地站起来说道:“你不帮我就算了,我去找别人。我就不信就你一个人需要。”

沈锡匠一听这话心里急了,这个纨绔子已经没救了。就算自己不贪他这半船的银子,也会落到别人手中,到时候说不定连自己都暴露了。

这么一想,只能和贾元说:“这样吧,你先不要急。我打听一下,看能不能帮你把价格卖高一点。”

贾元大喜,于是说好了等沈锡匠的消息。

第二天,沈锡匠找到贾元,说自己已经找到了买家,可以用市场价的一倍买这些锡砖。

贾元喜不自胜,把剩下的半船锡砖卖给了沈锡匠。

荷包再次鼓起来的贾元又在江夏逗留了一个月,直到把银子花得只剩下一小袋,才想起现在锡砖已经没了,如果回去什么都没有,老爹那里不好交代,这才满帆轻舟回到夷陵。

听到儿子的话,贾老爷气得当场昏死过去。醒过来之后指着贾元的鼻尖骂道:“克死克!”

贾元从老爹口中了解到真相后,大呼一声冲出了门。没等家人反应过来,他已一头扎进长江之中。

贾元死了,但这事还没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