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姜门出贵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楔子

晋康一百三十六年

这条路是进出邺城县必经之路,路边设有一间几十年的老茶寮,茶寮简陋,但过路的人要到冀州城的话,大多会选择在这里歇脚或喝杯解渴又实惠的热茶。

一来歇脚,二来这里老板健谈,来往的事知道不少能在这里听听有趣的事。

今天这条路格外的热闹,因为姜家今天送嫁妆。

一位年轻书生进京赶考刚坐下叫了一杯茶水,便看到这一盛况。

大家都三三两两议论着。

男人本也不如女人爱看热闹,但今天确实有点热闹呀,也随众问着旁边讨论的人们:“这是哪位高门大户嫁女,如此大的排场。”

有人回:“你是外地人吧?所以不知道,这是邺城县姜家在嫁女儿”

书生是读书人,想要通过科举出人头地哪能不知道朝廷里的高官大员们。在脑子里思绪一番后,实在想不起有哪位高官姓姜。

于是本着不耻下问优良品质问道:“晚生沈月,请恕在下多问一句,并不曾听闻庙堂上有如此家底的姜大人,请问姜府出过几品?”

路人皆带鄙咦。

更有人嘲讽道:“除了读书什么都不知道,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哈哈。”

也有热心肠的人给他解说:“也罢,像你等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今日便说与你听,让你长长见识。”

“姜家并无三品以上的大官员,且姜家都出武将,都靠军功粮饷吃饭的,并无文官。像你等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不曾拿兵器的自是不知道姜家几许传奇。”

越说书生越是迷惑:“既无高官,且又都是靠粮饷吃饭,姜家难道贪赃枉法不成?能操办出如此排场的嫁妆,着实打眼,这掌管冀州城的那位难道不管管?”

旁人答:“不曾贪墨,家风纯正,正直诚信,乐善好施。”

书生还不死心又道:“那想必是府上极为受宠的嫡女,母亲嫁妆丰厚补偿自己的女儿,或是家里长辈怜惜爱怜所以如此操办。更或者是,这姜家是爱面子,打肿脸充胖子,大出血只为了面子上好看。”

众人又给了他一个眼神。

他忙擦汗,他还不至于寒酸得如此不成样吧,为何自从说起姜家,大家都一副他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看他?

就有女人带着羡慕的语气说:“哪里是什么嫡女,这要是生在姜家,就是庶女那也是一等一的有福气。就这一个庶女都还是多少人争着抢着求娶。”

茶棚老板这才忙完,也坐下来,猛灌了一盅茶道:“我来给客官解说一下这个姜家吧。”

书生赶紧道谢,听得一知半解更让人心痒痒的,对于这个姜家越发感兴趣。

茶棚老板娓娓道来:“这嫁妆吧,说是有六十四抬,且每台都有分量,空壳虚盒的那是一个都没有,全是实打实的好,在礼制上姜家庶出的小姐是不合理的。姜家也是有规矩的,只准备了十八抬,还包括了那姨娘自己准备的几抬,这

其余的,都是些有心人或为了巴结,或表态等添的妆。

出嫁的是姜家最小最没用的庶女,只嫁了个正四品的中郎将。”

有些不知道缘由的也都围过来听,那书生更是听得心惊,能嫁堂堂四品中郎将还说最没用,听这口气似乎还挺嫌弃的,这姜家得有多大的底气?

像他这样的书生,若是一朝金榜题名高中,能捞个六七品翰林院观事或给事中已是很了不得的事。要想晋升也得凭资历或政绩。

他若是想做到四品少则十来年,多则二十多年,如今一个四品在姜家竟是不算得什么?

那茶棚老板见他一副怀疑吃惊的表情也不笑话他,继续道:“你以为姜家靠的是大老爷们儿?全不是,我说说前面几位嫡小姐都如何风光,你就知道,这唯一的庶小姐不过是沾了前头三位嫡小姐的光,投身得好,姓得个姜。你以为别人娶的是这位小姐?娶得无非是前头几位姐夫们可仰仗的身份罢了。

虽说姜家的大老爷们也没有一个孬的,但姜家的几位小姐,硬是活出了气派。与旁人家的小姐自是不一样,风光月霁,都可用绝代风华来形容。

啧啧啧,姜家祖上积了德呀!

且说这大姑娘,原本也是才女一个,写得一手好字。性格温婉和善,却是一个贞烈有骨气的姑娘,前头不是闹打仗吗?前敌国乌狄国的六皇子求娶这姜家大小姐几次,姜家大姑娘硬是没同意,连个好脸色都没给。虽说这大姑娘只是个柔弱闺阁女子,但国家民族大义面前,那也是铮铮铁骨的一位奇女子,宁死不从,听说当时用她亲生儿子威胁都没从。

后来仗打完了,两国也交好了,如今六皇子都是乌狄国的汗王了,这嫁过去就得是汗后,何等风光有权?乌狄国六皇子求到皇上那里去,也只抬了个牌位回去。你说这样的女子世间能得几位?

奇妙的是乌狄国汗王,就算是抬了个牌位回去,也承认是姜家的女婿。你说,这大姑娘都死了还能为姜家捞个汗王女婿,你说厉不厉害?

也有人反对说:“听说姜大姑娘和汗王的故事还有另一种说法,两人也算是郎情妾意,只是过因为打仗,儿女情仇暂时搁下了,且个中缘由只是你我不是当事人不知道罢了。”

茶棚老板坚信自己的说法,继续说另两位姑娘,“且说另两位姑娘,先说三姑娘吧。虽三姑娘还不曾像这样真正的办婚礼,据说,未婚夫也是位了不得的人物,只说法有两位,不知道到底是镇国公府出的凤将军还是那盛名宣扬的晟乾王小王爷,只知道这两位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呀,跺一跺脚这山头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且不说这三姑娘的未婚夫是谁,只说她自身,听说能上阵杀敌呢。文能摆兵布阵,武能上马退敌,比起那男子来毫不逊色,多少老将在她面前都得跟个孙子似的。啧啧啧!巾帼不让须眉呀,姜家的姑娘硬是比男儿活得硬气。

皇上还给亲封了姬帼将军,手握十万大军咧。一个女子操纵十万大军,这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

你们说说,打仗都是大老爷们的事,哪有女子上阵打仗的,生生让我们这些大老爷们惭愧呀。

诶读书人,你解释一下这姬帼两个字何解呀?”

书生总算是找到点存在感了,挽回一点读书人的颜面,于是引经据典道:“姬,据说姬姓的周氏宗女,大多容貌姣好,人们便泛指以‘姬’称美好。后来慢慢变成女子的尊称。‘帼’源自《晋书》,原是女子头上的饰品。当时诸葛亮伐魏,多次向司马懿挑战,对方不应战。诸葛亮便把妇女的头饰遗下,以此耻笑他不如一个女人。后来,人们常把妇女中的英雄豪杰称之为“巾帼英雄”皇上赐了这两个字给姜家女。姜家女必定美貌与英勇并存,果非凡女。”

书生看看自己双手白皙,除握笔处食指尖稍有薄茧,肩不能抬,手不能提,况且上战场杀敌?

真想一睹此女风采!

又有人道:“不是说三位嫡姐?另一位二姑娘又是怎么样的,赶紧说来听听呀?听了好赶路了。”

茶棚老板继续道:“另一人姐夫那更了不得,指不定哪天你若能金榜题名高中后能去亲自跪见一下。”

书生问:“店家说的是跪见,非拜见?”

别人或有人不懂,这两个词不同之处,书生确却是知道这所谓的跪见。

一般凡考上秀才者,算是有功名加身,上公堂都可不跪。只对上位者行揖拜礼,一般来说很多考生考中举人后,皆可称有官身在身,只是看拜在哪位高堂或大人门下做门生。或指派推荐官职,或带在身边指导一两年做门生或做幕僚出谋划策,此为拜见。

而跪见,一则殿试面见皇帝,二则太子东宫未来储君……

见店家坚定的说是跪见,书生一惊,惊得冷汗直冒。

他吃疑的看着茶棚老板,想证明他所猜想的不是对的,但茶棚老板一脸高深的拍拍他的肩头意味深长道:“书生,好好考,只有一朝金榜题名,才有机会一仰这些人的尊容。”

想想几年前,他这简陋的老六茶棚也曾经有幸招待过凤将军在此间喝茶。

------题外话------

本文不是夸张的无厘头的小白文,内容循序渐进,请大家耐心看。已经有几十万字存稿,也不用担心断更,请放心收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