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媳妇儿,你爱我多点儿

听书 - 农家娇媳有淘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院子里吹着微风,沐浴着清冷月光,戴上耳机,播放着一首古风歌曲。

程妤看着尾随自己的影子,对着它做各种搞怪的动作。

看着影子与自己相同的动作,又抬头看着高空的月亮,把手机放在一旁,突发兴致,随着歌曲翩翩起舞。

曼妙女子,清颜白衫,长发飘扬,若仙若灵,如空谷幽兰般出现,随着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眼里的光璀璨夺目,白净的脸上笑容绚烂。

她爱唱歌,更爱跳舞,尤其古典舞,跳舞时,一切烦恼都会随烟飘散,只余快乐与之为伴。

她在月下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动作优美极了!

夜起听到“哒哒”的声音,循声望去却看见程妤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走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也悄悄跟在后面,没想到却看见这样一幕。

隐在柱子后的陈浩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那少女每一个动作都让他心跳不已。

她,好像跟他想像的不一样!!

皇宫。

承乾殿。

宫廷风在床上辗转难眠,突然听到屋顶传来几不可闻的脚踩瓦砾声,他快速调整呼吸,闭上眼睛,像陷入沉睡般。

一道高大身影从屋顶一跃而下,手扶木窗,稍一用力,整个人就翻窗而入。

感受到来人沉稳的步伐离自己越来越近,宫廷风猛的睁眼,双手猛烈出击,直指来人胸膛。

陈霆毫不意外,从容出手阻挡化解他的招式:“是我。”

宫廷风诧异:“陈兄?”

陈霆冷声纠正:“叫妹夫。”这人怎么就老是记不住呢。

宫廷风把灯掌上,看着老僧入定般坐下的陈霆:“你不是在边疆和北国摄政王僵持?怎么回来了?父皇宣召的?”

“无召,回来逼宫。”陈霆坦然道:“深夜来此就想问问你的想法。”

“他已经不配为帝,确实该换人了。”定定看着陈霆,墨眉紧皱:“但我没想法。”

一个做什么都有人盯着,毫无自由的位置,他不感兴趣。

“你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和资格坐那个位置的皇子。”陈霆看向宫廷风的神色变的严肃起来:“我不是跟你商量。”

“没得选择?”宫廷风不爽的翻白眼:“那你还来问我干嘛?”

“知道就行。”陈霆起身准备走。

“妹夫,到时候你手下留点儿情,别要了他老命啊。”宫廷风叫住陈霆,小声说着:“虽然从小他就没陪过我几次,但他好歹还是我老爹呢。”

“嗯。”陈霆头也不回的离开,他压根也没打算要宫行政的命,若不是他作死,他管都懒得管。

看着摇晃着的木窗,宫廷风在心里道:父皇,你可要识趣点退位颐养天年啊,不然缺胳膊断腿就不好玩了。

陈霆回到府里,心满意足的搂着媳妇儿孩子沉沉睡去。。

昼夜交替,又是新的一天。

晨阳徐徐升起,金灿灿的光洒满地面,树上,屋顶。

宫颂颜迷糊睁眼,本能摸摸左边,没摸到孩子吓的她猛地坐起,慌乱的一把掀开被子。

还是没有。

陈霆把人揽回怀里,“媳妇儿再睡会儿,孩子被妤妤抱走了!”

“吓死我了。”宫颂颜拍拍胸口:“什么时候抱走的?”她还以为睡梦中把孩子抱到被子中间了。

“你怎么都不关心我?”陈霆蹭着她的脖颈,颇为委屈的语气说:“你只爱闺女不爱我了。”

宫颂颜嘁笑出声:“你还跟孩子争宠啊?”

陈霆不依不饶:“媳妇儿,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白日晚上心里都只有闺女。”

宫颂颜想了想,好像从小慕颜出生后她一颗心都在她身上,确实对他就冷落了很多,也难怪他会这样想。

“怎么会呢?”她亲了亲他的嘴唇:“当然爱啦。”

陈霆突然问了个很幼稚的问题,偏偏一脸严肃和认真:“那你爱闺女多还是爱我多一点?”

宫颂颜忍不住:“扑哧,哈哈……”

“不许笑。”陈霆委屈巴巴,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回答我,你爱闺女多还是爱我多?”

宫颂颜捂着嘴憋笑憋的好辛苦,她实在想不清楚他是怎么做到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吸!

呼!

做了两个深呼吸,终于不那么想笑了。

“相公啊,在我心里,你们一样重要,所以我对你们的爱都一样多。”

“一样多?”她的答案陈霆并不满意。他用下巴在她脖颈不断蹭着,撒娇:“媳妇儿,你爱我多点好不好?闺女有我爱就好了,你爱我。

她有外祖父外祖母,有叔叔婶婶、小姨和义父疼爱,可我只有你,你多爱我点好不好?”

闺女是他盼来的,他也爱她,可是每次被媳妇儿无视和忽略,他的心就如刀割凌迟一般,疼的他呼吸困难。

他有时甚至会想,要是没有孩子就好了。

那样,媳妇儿就心里眼里都只有他了。

宫颂颜心一痛。

是啊!他那么小就被赶出家门,还要肩负抚养两个弟弟的重任,其中苦楚难以想象。

幼时又被以继承人培养,没人心疼。

他真的只有她了。

迟迟没听到回应,陈霆抬头,惩罚性狠狠的在她唇上吻了吻:“媳妇儿~跟我一起那么无聊吗?都走神了。”

“当然不是。”她环着他修长的脖颈,附上柔软的樱唇:“我爱相公最多。”

他他心神微微一颤,紧搂她的纤腰,有些得寸进尺:“以后都要爱我最多。”

在没有她出现的二十一年里,他习惯了黑暗的孤独,可接触过她带来的光明和温暖后,再也忍受不了从前潭死水般的生活。

宫颂颜微微仰头,大口喘着气:“好!”

她小脸酡红,柳眉弯弯,双眸潋滟含水,饱满的唇泛着诱人光泽,发丝散落着,生了孩子的她,多了一丝少女没有的风情,勾人极了。

她衣领微微敞开,陈霆垂眼,刚好能看见那雪白的浑圆,似白兔般可爱,好像下一秒就要挣脱束缚奔跑。

心头窜起一股无名之火,得到满意答案的他虔诚的吻落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