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人间守墓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寅时,凌晨三点。

朦胧的静谧月光下,二人走过狭长的走廊通道,穿过早已成为一滩废水的幽绿池塘,朝着宅子后院走去。

宅子很大,荒废许久之后,两人走在其中,更增添了一丝荒凉神秘之感。

“正气小哥,你从哪处得知宅子有古怪?”

“前两天二两银子的住宿费用完了,悦来客栈的店小二跟我说没钱就到这里来,只要不怕死就行,我有些好奇,就顺势多打探了几句。”

“所以就来了?”

“来了啊。”

“你还真是心系苍生啊...”徐长乐忍不住感慨道。

住的地方都没了,忍受店小二的冷嘲热讽,还有空降妖除魔,这等心胸,令徐长乐自惭形秽。

“小事而已。”李正气认真回道。

谈话间,二人在宅子后院停步驻足。

这数日来,徐长乐也只来过一两次,在这后院捡些废弃木板当柴火,便匆匆离开,异常谨慎。

今日在道士李正气的靠谱后背旁,徐长乐终于敢仔细端详。

后院空荡荡的,积雪堆叠,除了两间僻静厢房,整个院子里便只有角落一颗早已凋零的巨型柳树,以及柳树旁一个被巨石压在上方的井口。

在天上那圆月的照耀之下,这座荒凉后院充满着一种虚幻和朦胧感,寒风都夹杂着一丝沁人心脾的阴凉感。

“子不语怪力乱神....”

徐长乐不再松懈,喃喃念出本命语,浩然清风拂过,四周没有丝毫变化,看来是真。

一阵虚弱感传来,徐长乐闭上眼睛,迅速关掉领域。

在学海之中的举动导致元气还是大伤,不能过度透支身体。

怪不得刘祝茅曾说儒家修士虽不像佛教需要禁色,但也要控制六欲,浩然气护身也遭不住纵欲过度....

“徐兄,你在此多日,府内可否有什么关于这户人家的线索?”李正气好奇问道。

徐长乐略作思索,说道:

“我其实在厢房木板下曾找到一本这家下人的零散随笔,似乎是一位贴身丫鬟所著,但是线索不多。”

“我能总结出来的,便是这户人家主人似乎姓陆,是此地有名的富甲豪绅,乐善好施,济贫百姓,还建了一所私塾帮助贫苦孩童上学,受人爱戴。”

“对了,我从文字中分析出来这家人普遍有一个特点,比较长寿。”

徐长乐觉得这些信息...

从线索来说....毫无线索。

从故事来说....却很有故事。

于是并没放在心上。

闻言,李正气却略有不解,扫视一周,随手双臂抬起,双指并拢结印,手间呼风阵阵,阵阵青光,格外神奇。

“开!”

青云观小道士轻喝一声,双手从额前划过,双瞳之内一阵金光璀璨,扫视四周,如开天眼。

啪啪啪....徐长乐在一旁及时鼓掌,表达赞叹。

片刻后,金光消失,李正气喃喃道:

“没有妖邪作祟,但是四周有好强的怨气,古井之下更盛,这压住井口的巨石也有问题,上面刻着道家玄奥符文,可以封闭气息....”

话音刚落,李正气突然一掌拍开井口上的巨石,砰的一声,巨石倒地。

刹那,一股诡异的,无法形容的味道从井口中散发而出。

腐朽,恶臭,其中却又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令人毛骨悚然。

“徐兄,走。”

李正气脚步轻轻一踏井口,整个人凌空而起,旋转一圈,径直坠入井内。

哥....跳个井而已....要不要这么潇洒....

徐长乐百般无奈,只能走到井口,朝着漆黑洞穴下意识看去,思索这井有多高,能不能承受自己的体重。

措不及防,眼瞳骤缩,视线之中,一个面色焦黑,宛如枯骨的女尸从井内爬出,双手搭在井口,无瞳的眼窟窿死死盯着自己。

空气中有片刻的寂静,紧接着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

徐长乐一巴掌气势十足的扇了过去,渗人女尸瞬间消失不见,空气中却隐约传来了某只狐狸幽怨的哀嚎。

“畜生,还想吓你爹!”

徐长乐骂骂咧咧,小心翼翼跨到古井内侧,跳了进去。

轰....

整个身体足足有五六息的急速坠感,双脚终于落地,漆黑的环境中,渗人的冷意朝着全面涌来。

此刻,火光猛然亮起,原来是李正气不知将从哪捡到的火把点燃,照亮了四周。

一眼便可看见全部风景的井底空地之中,一口废弃多年的漆黑大锅摆放在正中间,角落里还有无数根骸骨堆叠在一起,如同骨山一般,透露着诡异。

徐长乐眯起眼睛,打量着那口大锅,随后低头观察着那些骸骨,道:“骨骼未曾长开,大概都还是刚刚启蒙的孩子。”

李正气皱眉,问道:

“陆家之人暗中将那么多孩子监禁此地,为何?难不成是以孩童精血修行魔教功法。”

走入歧路的邪修,法门血腥残忍,不外如是。

徐长乐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骸骨身后的墙壁上,话不对题道:“空气中的那丝说不出的香味....若是我猜得没错,应该是肉香。”

闻言,李正气愣了愣,脑海中也想起一个荒唐的想法,却不愿相信,沉声道:“理由?”

徐长乐伸出右手,指了指眼前的那面墙壁,手指所伸向的地方,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稚嫩文字。

“娘,我好怕,他们吃人。”

?.....

.....

井底的凉气和煞气很重,但两人的内心此刻更加的冰冷,对视一眼,都能看出眼中的悚然意味。

徐长乐沉默不语。

他想得没错,人声鼎沸的京都城内,一条废弃多年的偏僻街道,仿佛彻底被遗忘的荒凉古宅,说不定真的会有一段掩藏在历史之中的叹息往事。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在井底尘封多年的秘密,没有什么妖邪,没有什么鬼怪,只有一个伪善人,加上一群孩子,却更加的血腥黑暗,让人无法直视。

李正气抽出负后长剑,随手劈开那口黑色大锅,砰的一声,早已内里腐朽的大锅炸成粉碎。

他浑身发抖,似已气极,寒声道:

“邪魔!听信传闻学一些妖族吞噬精血的歪门邪道,孰不知同族相食,天理难容,若是当初被我看见,必然将他们灰飞烟灭!”

徐长乐低着头,没有附和,只是想起一事。

妖族吞噬人族,是为吸取人族精血增添法力,活得更加长远。

陆家之人,似乎皆很长寿....这个念头让徐长乐眉头一跳,内心破天荒产生些不自觉的恐慌,只觉得荒唐至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