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度审问

听书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愧是仇师兄,这么快就把那人的嘴巴给撬开了。”

秦少游非常高兴,竖起大拇指连声夸赞。

仇石却是面露遗憾,还叹了一口气:“我也没有想到能这么快,我的那些乖孩子都还没有玩过瘾呢。”

秦少游听见这话,忍不住说瞥了一眼厨房外面的崔有愧。

他很想把崔师兄叫进来,让其跟着仇师兄,好生学习一下装逼与凡尔赛的技巧。

最终秦少游还是忍下了这个冲动,转而将刚端起的碗递给了仇石。

“仇师兄,这是我做的新菜仰望星空,对修为的提升效果非常好,你趁热吃。”

这一碗仰望星空,本来是秦少游自己要吃的,但是雍吏的嘴巴已经被撬开,他着急要赶过去审讯,于是这吃新菜的事情,便只能延后了。

毕竟像仰望星空这样的妖鬼灵肴,吃了后最好是赶紧修炼,才能将收效最大化。

他总不能一边审问雍吏,一边催动功法修炼吧?

时间管理大师也做不到这一点啊!

仇石下意识的接住了秦少游递给他的碗,低头看了一眼。

碗里面污血一样的粘稠汤汁,以及漂浮在汤汁上面,与他‘对视’的苍白眼球,让他忍不住皱眉,心头更是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这玩意儿真是吃的?真的能吃?怎么看着比我炼养蛊虫的材料,还要古怪诡异?

仇石抬头想问,可是秦少游已经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厨房,奔去大牢。

崔有愧却是趁机来到了他身边。

见他面带迟疑,目露惊讶,崔师兄立刻觉得,这是一个加餐的机会,脸上挤出了虚假的笑容,笑呵呵的说:“仇师弟,这菜确实有些古怪,你要是不想吃,就把它交给我来处理吧。”

仇石眉头微挑。

以他对崔有愧的了解,这货绝对不会无缘无故,主动提出帮忙。

看来这碗叫做仰望星空的灵肴,虽然卖相古怪吓人,但却真的是个好东西。

紧接着,他又注意到土黄、曾从、文竹等师兄妹,全都跟饿狼似的,在盯着他手里的碗,似乎一旦他说不想吃,就会扑上来抢夺。

甚至就连大堂里面的九天荡魔祖师像,也朝着仇石看了过来。

他老人家的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你要是不想吃,就赶紧拿来给我供上,我不嫌弃。

众人的反应,让仇石越发肯定仰望星空是个好东西。

他不再犹豫,立即放出一群蜘蛛蛊,让它们喷吐蛛丝,将崔有愧缠成了木乃伊状,免得这货不要脸,直接动手抢食。

同时为了防止另外几个师兄妹以及九天荡魔祖师像的窥觊,仇石端起碗,屏住呼吸就是一大口灌下。

他本以为这道灵肴只是效果好,卖相与味道都不佳,所以拿出了喝药的方式,打算一口干掉。

结果没曾想,这碗看着渗人的仰望星空,入口之后却是滋味鲜美。

仇石大为惊喜,急忙想要细品味道,结果却发现,自己一个不小心没忍住,竟是把一碗的仰望星空都给囫囵吞下了肚。

“轰!”

一簇火焰从崔有愧的身上爆发出来,将缠着他的蛛丝烧毁。

可惜还是晚了,仰望星空已经被仇石吃光,此刻他正愁眉苦脸的在舔着碗里剩余的汤汁。

崔有愧有些诧异:“你怎么还吃的愁眉苦脸?这菜不是很好吃吗?”

仇石一脸苦相,解释说:“都怪你们,吓得我把这菜一口吞,结果只有第一口尝到了滋味,后面想要细品时,菜已经没了,全下了肚。”

“噗哈哈哈。”崔有愧实在没有忍住,幸灾乐祸的大笑了起来。

可是笑了没两声,他便又发出了惨叫。

却是仇石养的蜘蛛蛊,见他居然敢嘲笑自己的主人,纷纷爬到他身上,对他咬了一口。

崔有愧一边跳脚拍打身上的蜘蛛蛊,一边骂骂咧咧:“哎哟,这些小虫子咬人还挺疼……仇师弟,赶紧将你的这些蛊虫收回去,不然我一把火将它们烤了,正好送给祖师爷,请他老人家再加个餐!”

九天荡魔祖师像本来已经将目光转向了别处,听见这话后,立刻又转了回来。

可惜仇石并没如他老人家所愿,飞快的一甩衣袖,将蜘蛛蛊全部收回到了袖子里。

九天荡魔祖师像深深的盯了仇石一眼。

崔有愧看到了这一幕,只是在心中偷乐,却没有提醒仇石。

他转而招呼几个师弟师妹出去修炼:“走吧,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吸收这碗灵肴的效果。”

在离开厨房的时候,他还朝着灶台上的大锅看了一眼。

虽然锅里还剩有不少的仰望星空,但崔有愧并没有打主意,因为他知道,锅里面剩下的这些,是秦少游和出任务弟兄们的。

他只是叮嘱秋容,帮忙照看灶里的火,不要让火力太大,烧干了锅里面的汤汁,也不要让火力太小,凉了弟兄们的菜。

与此同时,吃过了仰望星空的守夜人们,全都在校场上面操练了起来,以催化灵肴的效果。

文竹看着这群打着赤膊,露出了一身精壮腱子肉的守夜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可是在玉皇观里,看不到的好风景呀。

要不是忙着修炼,她都想要搬条凳子过来坐着慢慢看。

另外一边,秦少游在大牢的审讯室里,见到了雍吏。

雍吏身上的蜈蚣蛊已经被仇石收走,但是金蚕蛊和药蛊还在他的肚子里。

前者保持着对他的威慑,后者帮他续命疗伤。

所以当秦少游再见到雍吏时,他身上被蜈蚣蛊咬到血肉横飞的伤口正在飞快的愈合。

可这也让雍吏更加的痛苦。

因为蜈蚣蛊释放的神经毒素还在生效,而伤口愈合时又会产生出一种瘙痒的感觉,这感觉被神经毒素放大了无数倍,让雍吏难受的不停扭动身体,想要去抓挠,但手脚都被拷死了,根本动弹不得。

受不了剧烈瘙痒的雍吏,甚至想要饮鸩止渴,向刑讯室里面的守夜人们连连恳求:“求求你们了,还是让那些蜈蚣再来咬我吧,要不你们拿蘸了盐水的鞭子,狠狠抽我几鞭?来吧,不要怜惜我,大力抽我!”

可惜刑讯室里面的这帮守夜人,根本就不搭理他。

于是看见秦少游走进刑讯室,雍吏就像是看见了救星,连声催促:“我招,我全都招,你有什么想问的赶快问,我别无所求,只求你在问完之后,能给我一个痛快!”

雍吏很清楚,凭他犯下的罪行,是不可能被放过的。

所以他没有妄想获得赦免,只求能够赶紧死,结束这生不如死的折磨。

对于雍吏的请求,秦少游没有着急表态。

他打了个手势,让刑讯室里面的守夜人都暂时出去,然后启动【明目】紧紧盯着雍吏,并用【巧舌】发问:“告诉我,老张头和他的孙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