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太阴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子时将过。

厚重阴沉的雾霭吞噬了清河县,道路两侧泛着微弱红光的纸锭无力的晃荡了两下,彻底熄灭。

黑暗中的最后的一点光亮消失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杀鬼的小行家,时间一到就报道,一面走,一面叫~”

顾曜左手抓着大把的黄纸符箓,右手紧握桃木剑,轻哼着小调从一个个巷子穿过。

最终来到菜市口,停下了脚步。

看了看无月无星的漆黑夜空,一阵阴风吹过,他紧了紧身上的道袍:“子时应该过了。”

大步走到道路岔口的正中间,将倒扣着的簸箕取走,露出下面的一些小玩意。

是一道用红线摆出的“大”字人形,人形的心脏位置,插着一个黄色纸人。

这是他亥时就准备好的小玩意,茅山上清派的五营神将阵,本是用来困鬼的的法阵,眼下却是被他用成了诱饵。

认认真真的将左手的符纸卷好,一一插在红线之中,最终他咬破自己的左手食指,挤出一滴血,滴在黄色纸人之上。

做好一切之后,他快速后退,缩到一边的角落里。

一息,阴风乍起,雾霭如同潮水般往此处聚集。

二息,纸人自燃,插在红绳之上的符纸也是燃起了青烟,红绳大放光芒,鬼畜的扭动着站了起来,苍白的雾霭染上红色,妖异万分。

三息,一个个阴气漩涡搅动,一只只奇形怪状的影子出现了。

这些影子飘在半空,呈半透明状,身上裹着的都是些褴褛的破衣。

奇形怪状,千姿百态。

但他们的眼睛都是一般的空洞无神,仿佛深不见底的黑色窟窿。

“还好没什么厉鬼。”

扫了一眼,顾曜又从腰间掏出一大把符纸,顺便给自己上了下buff。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

一丝丝金光在他眼中浮现。

红光此刻开始缓缓衰落,这些鬼怪的面容逐渐狰狞,不约而同的张开了嘴,露出口中锋利的犬齿,围绕着红线打转。

顾曜从角落走出,将手里的符纸一把扔出,飘飘扬扬,仿佛落叶一般。

“赤阳三五至尔!”

他左手挥出,一团炽热的火气从掌中涌出,那漫天的符纸瞬间化作耀眼的赤色焰火,宛若旭日初升。

哧啦哧啦~

炽热的气流翻滚,灼热的火蛇蔓延。

狰狞的鬼怪还未来的及反抗,便是被火焰统统吞噬了。

瞬间蒸发。

几个呼吸后,黑暗重新降临,地上空留一根红绳。

“一道普通的五火掌法术,配合一点点炽火符,便能瞬间消灭几十只鬼怪。”

感觉到脑袋里的龙钮白玉印一震,顾曜满意的检查了周围,才散掉金光咒,上前收起红绳,向着靖夜司走去。

“临时工今日安全下班,拿钱去喽~”

........

顾曜是一个穿越者,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年了。

脑袋里的龙钮白玉印,便是他的金手指。

只要退治一定的妖魔鬼怪,这龙钮白玉印便会给他开启天人合一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下,他能以极快的速度学习各种法决,自身的法力也会暴涨。

此外,在满足了某种条件下,这印上的白玉龙还会吐出“龙蛋蛋”,教学他法术,可惜,至今十年,也只吐过一次。

哼着古古怪怪的小调,顾曜循着巷子,踩着凹凸不平的青石路,来到靖夜司前。

靖夜司的隔壁,便是县衙,两座庄严肃穆的建筑比邻而居,在外观上唯一的区别便是门口的石狮子。

县衙门口的,是獬豸,传闻中的龙九子之一,是执法公正的象征。

而靖夜司的门口,摆放的却是麒麟。

麒麟照理来说,乃是皇室的象征,一身的皇气,只会出现在帝皇的行宫前,能摆在靖夜司的门口,也是体现了靖夜司的不一般。

靖夜司的地位崇高,是因为这一世,妖鬼颇多,时常作乱。

这个世界,眼下正是周朝,承接了汉朝的一个全新王朝。

一样的唐尧虞舜夏商周,

有些不同的春秋战国,

大差不差的秦和西汉,

和一点都不同的东汉。

一切不同的拐点,得从刘邦和王莽说起。

刘邦斩白蛇而立汉,却是借了那要渡劫成龙的蟒王气运,因而在两百年后,蟒王成了“王莽”,来拿回自己的东西。

可惜这一世,不仅有妖,还有道,有仙。

王莽没有惨遭天命之子暴打,却是撞了道士。

所幸道士们是讲理的,他们不允许大妖窃国,但考虑到因果,最终允了它四十九年。

王莽最后还国于刘氏,但也留下了一地烂摊子。

蟒王坐的了皇位,我狐仙/鼠仙/黄大仙...坐不得?

妖起,世乱。

最终,东汉倒下了。

几百年的乱世,最后被全新的周朝终结。

周朝吸取了教训,立下了靖夜司,总辖一切非凡之事,既管妖鬼,也治魔人。

这里的魔人,一般情况下,指的便是顾曜这类的野茅山。

什么是野茅山?

通俗来讲,有些法术但没有师门的,各大宗门研习禁术被废黜的,都是野茅山。

毕竟闯荡江湖,出来混口饭吃,总要有个来头嘛。

至于为什么是野茅山,不是野龙虎山、野阁皂山什么的,主要是茅山上清派里都是死宅。

龙虎山天师府是道门魁首,时不时下山行走,声名天下皆知,惹不起。

阁皂山灵宝派是玩科仪的,而且还是道医,招惹他们最是麻烦。

而茅山上清派,都是一帮钻研符箓、神机的死宅,一般下山也不会离开茅山太远,更重要的是,他们出门一般自称上清派,自报家门不带茅山名。

嘿嘿,这可不就给机会,让人把你上清派的茅山给偷了嘛!

况且最早的野茅山道士,也是正儿八经的上清派弟子,可惜宅太久了,xp出了问题,研究到魂魄鬼魅上去了。

最后虽然被驱逐出了上清派了,但也是打着茅山的名号在天下游荡,聚拢了一帮人,把野茅山的名声打响了。

之后分分合合,上清派宅着宅着,野茅山就成了野道士共同的家。

等到上清派发现问题时,已经无可挽回了,他们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大挥屠刀吧,只好念句三清在上,又回山继续钻研符箓了。

只要野道人们别顶着茅山名号祸害百姓,破坏茅山上清的名声,他们也懒得管了。

以至于现在,出来自爆家门是茅山的道士,大家互相给个眼神,作个揖行个礼,手里握紧法宝能离多远离多远。

而自称是上清派的啊,

哦豁,大可爱。

.......

站在麒麟石像前愣了一会,顾曜把手里的桃木剑插回后背,走入其中。

“茅山道观顾曜,拜见知事大人。”

野茅山顾曜,来自清水县郊外白鹅村旁白鹅山上的茅山道观。

逮着上清派这群老实人往死里欺负了属于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