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做古籍修复得天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色下的锁阳城就像一头蹲伏着的巨兽。、

城墙高八丈,夹在太白山两条南北去向的山峦中间。

夜色浮动,人声鼎沸。

将两名魔将送过来的地脉大道另外一半地图阅览一遍,统管长生殿的大苍大将军刺邑起身。

“走,拿粱庆之的人头去!”

不怀疑地脉大道地图的真实性。

另外一半地脉大道地图拿到手后刺邑差遣术士堪舆地脉大道。

已经堪舆过的地脉大道都正确。

锁阳城外早就集结在一起的大苍八万大军开拔,夜间直奔铁剑山。

都被李相白分析到了。

没有在武威郡起兵的苏南客在刺邑眼中已经掉了价值。

以苏南客为诱饵,刺邑要杀自己的老对头粱庆之。

刺邑才不相信苏南客的七万乌合之众能拿得下粱庆之。

白袍粱庆之真要有这么容易应对,自己早拿了人头。

寅时,距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最黑暗的时候。

铁剑山西南一百里外,悬镜司的绣卫自前方两侧包抄了出去,李相白和金吾卫沿着苏南客后撤方向开始提速。

“不是佯击,提速做什么?”江白衣问。

李相白右侧是骑着木牛的江白衣,左侧是蓝小蝶,姑娘骑着灰驴,木牛和灰驴的速度不逊色金吾卫龙驹,这让唐六如非常的羡慕。

“正因为是佯击,所以要咬尾狠狠的打,打的越是带劲,苏南客越不会怀疑。”

“好像有点道理。”江白衣点头。

“你书箱中有什么,神机府的子爵呀,精通墨家技能,没什么特殊装备。”李相白问。

江北衣立刻兴奋了起来,“谁说的,装备多着呢,你没见过。”

李相白拍手,“如此最好,两军对垒,忌匹夫之勇,千万不要拔剑一股脑的向前冲,会被骑兵踩踏成肉泥。”

李相白这是有感而发,出塞图的画界内遭遇恶灵骑士,自己不就遭遇这么一处。

除非你有圣人的境界,否则无论如何都招架不住骑兵反复冲刺呀。

江白衣点头,然后心猛地抽搐了一下。

“李相白怎么知道我用剑。”

人看了看陆斩。

“难道是陆斩说的?”

陆斩不看李相白,心道:“码头之战你不就是拔剑向前冲,要不是相白预警,说不准都被鬼将给拦腰一斧了。”

“我百宝箱中也有装备,说说怎么打。”始终处在兴奋状态下的蓝小蝶问。

李相白看着蓝小蝶,笑了笑:“骑兵冲,步兵攻,步兵攻完骑兵再冲。”

悬镜司的两名侯卫陆斩和杜杀嘴皮子抽了抽,忍住没笑。

李相白身后的金吾卫校尉反倒是笑了起来。

“具体是这样的?”

夜色之下,李相白一本真经的部署了起来。

卯时,距离天明还有一个时辰时间。

空气微冷!

赫连城、铁天赢带领的五千军队缓缓后撤。

身后方向是散布出去的斥候。

斥候侦查信息,不断将追兵动态信息汇报向赫连城、铁天赢。

侧翼也有活动的斥候,为后撤的大军提供安全预警。

来自军中的斥候谨慎的移动着脚步,纯粹的武夫,落地没有丝毫的声响,不逊色宗门子弟。

靠近一株古树的时候斥候脚步放慢了下来。

感觉不到任何的修者气息,林木间的兽群早就被大军惊动逃之夭夭,可天生警觉的斥候总感觉到有点不安。

一道人影就在斥候警戒放大的期间从古树后方俯冲了出来。

丈远的距离瞬间拉近,暴涨的刀光贴地飞起,唰的一声斩开夜色将斥候吞噬了进去。

一刀两断。

斩杀斥候的陆斩身形鬼魅的后退,犹如一道从未出现过的幻影消失在夜色中。

正前方向,施展逝者如斯夫身法的李相白贴上猫腰前行一名斥候,刻刀拉开对方的颈部。

左手扶着没有了生机的斥候,将尸体缓缓的放倒在地面。

第一次见识李相白逝者如斯夫身法的江白衣有点脊背发凉。

同样是速度著称的身法,可儒门神通‘千里快哉风’和李相白的“逝者如斯夫”比较起来有差距呀,后者太诡异了。

“别愣着呀,动起来!”清除斥候,李相白对有点发懵的江白衣开口。

林木间的斥候已经被李相白、陆斩、杜杀等人清理的干干净净。

江白衣将木箱放在地面,蓝小蝶也拿出自己的百宝箱。

蓝小蝶自百宝箱中掏出一具“风火雷电”弩。

“我去!”

李相白心猛地抽搐了一下。

这是弩?

出现在李相白视线的“风火雷电”弩有宽一丈的弩箱,弩箱下有木轮,推弩箱的扶手落地可当支架。

宽一丈,高七尺,五排,每排有刻符弩箭八十支。

弩箱里面整整四百支刻符弩箭。

这是弩?

李相白的目瞪口呆中江白衣也将三具“风火雷电”弩间隔距离的架设在地面。

“这是要火力覆盖呀。你妹的,码头应对蚊道人、鬼姑神这帮人的时候你不用,拿一把剑冲什么冲。”李相白感叹完了又腹诽。

山道方向,黑压压的队伍靠近,骑着高头大马的赫连城、铁天赢走在队伍的中间。

赫连城问铁天赢,“斥候汇报后方的追兵还有二十多里,这个间距有点大,会不会有问题。”

“铁天赢笑了笑:“安全,能有什么问题,侯爷不说了,粱庆之主力会在铁剑山伏击,身后就是一股虚张声势小股队伍,不敢咬的太紧,等战事打响,横推就是了。”

赫连城点头,有道理。

想了想,赫连城问:“铁将军有什么梦想?”

身材魁梧,来自禹国的降将铁天赢咧嘴笑了笑:“自然跟着苏侯爵打下禹国、庄国皇城,钱财什么的不稀罕,我就想着睡一个庄国、禹国的公主、郡主。”

赫连城愣了愣,笑:“有志向,不过庄国的公主怕是睡不了。”

“咋了!”铁天赢问。

“庄国的公主叫蓝小蝶,如今在大周。”

砸吧砸吧嘴,铁天赢问:“长得咋样!”

“身材玲珑,相貌美艳。”

铁天赢想了想,“庄国的皇后岂不也是惊为天人。”

“差不多!”

认真的想了想,铁天赢说道:“庄国的皇后也行。”

“赫连大人梦想呢?”铁天赢反问。

“如果有机会,我想要一个人的人头,这个人叫李相白。”

“有仇!”铁天赢问。

“有,我本来在大周文渊阁有一个光明的前途,但李相白在众目睽睽之下以诗词羞辱了我,颜面尽失。”

“嗯,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铁天赢点头。

“是的,一定要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会等到这一天。”

铁天赢摇头:“十年太久了,照我说呀……”

“啊!”

铁天赢的话还没说完,惨叫声突兀的自侧后响起,夜空中有东西飞起,落了下来。

是光,是火,是电,是雷。

李相白视线内“风火雷电”的弩箱上符文闪烁,然后视线前方整片夜色被疾射出的弩箭碎开。

耳际尽是弩箭在空中高速掠行的尖锐镝音,弩箭符文同时闪亮,夜色中呈现出来电光蛇闪的惊人视觉效果。

三具“风火雷电”在不到十多时息时间内将千支刻符弩箭覆盖向了沿着山道前行的赫连城、铁天赢所部五千兵马。

骤然的攻击,弩箭落下,没有任何躲闪的空间,武道九品、八品修为的士兵还能凭借自身修为以兵刃砸开弩箭,可架不住弩箭多且密集呀。

十品武夫及其武道才入门的士兵只有挨戳的命。

“躲避,躲避!”有九品武道修为士兵手中环首刀砸开一枚弩箭,闪出去的方向数支弩箭落下,人顿然间就被钉在地下。

人仰马翻!阵型大乱。

山林一侧李相白的声音也同时响起:“赫连城,你们竟然认为自己是安全的!”

“是李相白!”赫连城面色大变。

“攻出去,毁弩车!”铁天赢咆哮,竭尽所能的控制彻底混乱起来的阵型,百余人的骑兵冲向侧翼山林。

自山道方向骑兵冲出去的刹那,彻底混乱的队伍后方空气轻微的颤动了起来。

先是苏南客数万的队伍通过,随后又是赫连城五千兵马自山道前行,地面早就被踩踏出了薄薄的土层。

土的颗粒随着空气颤动在地面开始滚动,空气中有声音放大。

声音迅速的拉进,马蹄声顿然轰鸣了起来。

夜色中金吾卫自后方向掩杀而来。

一骑、两骑、十骑、百骑、千骑,银甲银枪,如一道银白色的巨潮。

赫连城稍微的向后方看了一眼,视线的远端有无数的兵士被重枪挑在了空中,下一刻这些士兵口中发出竭嘶底里的嚎叫声被砸了出去。

后方遭受弩箭攻击的队伍在骤然而来骑兵攻击下一触即溃,中间的军士还没来得及掉头回击迎战便被狼奔豕突而来的逃兵给冲散。

追击的金吾卫已经打桩一样凿穿了进来。

稍微的拉近了点距离,赫连城色变,惊呼一声,“是金吾卫!”

铁天赢怒着呢,自己五千兵马怎么一个照面就被冲击成这样了,身侧的赫连城已经掉转马头如丧家之犬逃了出去。

“你麻麻!”

铁天赢怒骂一声,人追着赫连城也如丧家之犬开始奔逃。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