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回九零她只想致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俗话说,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同学们,我们做为师生的也一样。

今天这堂课结束之后,你们整个初中三年的学习生活也就算已经结束了,而二十五号之后你们将开启你们人生中的另一段新征程。

或许你们中的有些人会选择读高中,读考中师中专,也许你们中的有些人也会选择就此终结学习,从而走向社会。

可不管你们做出哪一种选择,老师在这里都真心地祝愿你们每一个人未来都前途似锦,生活美好!”

六月二十二号中午最后一节课上完之后向瑾他们的班主任胡老师就走进来对着大家煽情地讲着。

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安静地听着,一个个都低垂着脑袋,很多人脸上都流露着不舍的情绪来,一时间教室里的气氛有些低迷。

那胡老师营造出来这么一种气氛之后,又接着讲道,“咱们中考的地点是在伏云镇镇中,今天二十二号,明天二十三号,咱们二十五号就要开始中考了。

所以学校决定明天放大家一天假,二十四号上午十点钟咱们在镇车站处统一集合,统一到住宿网点去安置下来,然后下午咱们就去熟悉一下考场。

所以在此期间,你们该准备的东西都要提前准备好,如笔墨,圆规直尺,三角板,橡皮擦这些,还有让你们父母给你们拿些钱以备不时之需。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就都回去收拾吧,午饭过后大家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老师的话一结束,大家就又都活跃了起来,然后就开始砰砰砰地收拾起东西来,有的人边收拾还边打起了口哨来,一时间,整个教室里又就热闹起来。

向瑾将那些书籍从课桌里搬出来,然后就看到周围的同学们都将书籍纸笔收进课桌里,然后又将地上的凳子收起来扣在那课桌之上就往教室外面搬。

坐在她前面的罗秋燕看到她不动,就道,“不是吧向瑾,这课桌你不拿回去啊?”

向瑾就反问道,“你们都要拿回去么?”

罗秋燕就道,“钱买的呢,不拿回去干嘛,难道还要便宜学校啊?”

“嗯?”向瑾就又是懵圈了。

罗秋燕就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不是吧向瑾,难道你忘了这课桌可是我们当初才上初一的时候学校卖五十块钱一套呢?

搬回去咱们还可以放东西,你家里若是有兄弟姊妹的话到时候上初中了你还可以给他们使用。

你若是留在了这里那就是便宜了学校,我给你说,他们到时候拿去又重新上个新漆卖下一个学生五十块钱。”

哦,原来这是学生自己掏钱买的啊?可她又不需用这个东西,她家里有箱子也有书桌。

而且向澜也不需用这个东西,她都打算下年把她转去镇小了。

之前给她转,可那小丫头还不乐意,说她到时候就和向瑶她们那些小伙伴见不着面了。

下半年向瑶要被她爸妈们转去县小读书了,所以那小丫头就说她也要到镇小去读书。

那到镇小去读书,到时候又要买新的,那她还把这个铁柜子搬回家去干嘛?还这么远,她是吃撑了才会去淘那个神费那个力?

这时候颜宸抱着书走了过来,“走了?”

“哦!”向瑾抱着书本也打算走。

罗秋燕却又出声了,“不是吧颜宸,你也不要你的那课桌了?”

颜宸微侧过头看了她一眼,“我处理掉了!”

“处理掉了?什么意思啊?卖给别人了?”向瑾讶异,赶忙就追问道。

“嗯,”颜宸就点了点头。

向瑾就问,“那你处理给谁了?”

颜宸就道,“范文龙,三十块钱,他说他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下年也就读初一了,到时候给他用。”

“他不是还有一张么?”

“他的课桌坏了,而且他说他可能还要复读一年。”

“哦,明白了,”向瑾点了点头,于是就对着教室里的人大声喊,“有谁需要买课桌的,我这张半新的,便宜出售,二十五块钱领走!”

一下子教室里就安静了下来,有人就问,“向瑾,你这课桌不要了么?”

向瑾道,“不要了,我家里有书桌。”

有人又就问,“向瑾,你这课桌太贵了,二十块钱你卖不卖?卖,我就要了!”

向瑾就道,“二十五!”

对方,“二十!”

“二十五,二十太低了,我这课桌都还是很新的,而且都没有损伤,就是再用三个三年也还是用得,我就是不想得搬而已。”

对方就偏着脑袋查看她的课桌,跟着就道,“二十五连钥匙和锁一起。”

向瑾道,“二十五不含锁,你要就要,不要就算了,到时候我卖给别人去!”

对方一听到她要卖给别人,立马就道,“好好好,不跟你讲了,二十五就二十五,”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二十五块钱来递给她。

向瑾伸手接过,就道,“呐,银货两讫,这个课桌就是你的了,搬好啊!”说着她便抱起书和颜宸一同往外走。

那同学就赶忙锁上自己的课桌,然后去搬向瑾的课桌。

两人下到楼下,就看到杨晖正吃力地搬着课桌也走在路上,看到他们就问他们的课桌呢。

向瑾就道,“卖了!”

“卖了?”杨晖也就惊讶。

向瑾就点了一下头,“不卖干嘛?我又不搬回家去,我家里有!”

杨晖就道,“你可以留着给向澜使用啊?”

向瑾就道,“你觉得向澜那个爱说亏腔的她会稀罕用我这个旧课桌?再说向澜下年都要转去镇小了,到时候那里有课桌,也不需用我的课桌,我才不想得像你们一样嘿哧嘿哧地往家里搬呢,那么远,我得多累啊?

倒是你,初中都毕业了,而且杨昭马上也转去镇中读书了,你怎么不把它给处理掉,而且还要把它搬回去?”

杨晖就道,“我不一定呢,说不定我到时候复读还要用呢,再说我搬回去也有用!”

看到他那没自信的样子,向瑾就没好气地朝他翻了一个大白眼,“还没考呢,就说那些丧气话,你这也太悲观了,我说少年,你得把心放宽一点,轻松一点知道嘛?就当这次的考试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杨晖就道,“我也想放轻松,自在一点儿,可我就是做不到啊?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紧张,就是怕考不好!”

向瑾就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唉……你这心态不行啊!今天搬这么多东西,家里有人来接你吗?”

杨晖就道,“我爸说来接我!”

向瑾就点了点头。

然后大家就一起往教师宿舍楼走去,向瑾就又突然问,“你这个还要搬上楼么?”这也太折腾了!

杨晖就摇了摇头,“不,我就搬到楼下,等我爸来。”

向瑾就点了点头,“那我与颜宸等下就先上楼了,我们还要收拾东西。”

“嗯!”

盆子,洗漱用品,衣服裤子,鞋袜,床单被套,被子,等等一系列收拾下来,向瑾他们还是花费了差不多将近大半个小时。

看着堆在那里的那些东西,向瑾就道,“唉,还喜得咱们之前就陆续地带了一些东西回去,不然还会更多,我怎么感觉住个校就像是置办了一个家档似的,唉,看来以后还是得少买点东西了,平时看着不显,可是这一收拾起来我就觉得咱们的东西好多呀!”

颜宸就道,“嗯,确实是有点多!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将东西搬下楼。”

“我跟一起!”说着向瑾也就上手。

颜宸就道,“不用,我搬就行了,歇息会儿!”

“哦,好吧!”

颜宸搬东西下楼了,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他大舅和杨昭,杨昭他们小升初比他们先了大概一周多点的时间,他们只考两门,语文和数学两门学科,总分两百分,这小子考的还算不错,两门学科一共考了一百八十六分,伏云镇镇中的录取分数线是一百八十分,他刚好过线多了六分,今天他随他爸一起来给他哥搬东西。

向瑾给他们打了招呼之后,她父子两人二话不说的就将他们剩下的那些一起同颜宸给他们搬下楼了,她大舅是骑着摩托车来的,就说把她和颜宸的东西先给他们载回去。

有人帮忙,那当然是最好的了,但是向瑾和颜宸怕耽误他的时间,毕竟今天镇上当场,他们家还有生意要做呢,于是就有些犹豫,她大舅就道,“嗨,不用担心,铺子上有你二舅跟两个舅妈和你妈照看着,今天你外婆也去了,忙得过来。”

向瑾就笑了,“要得哇!”

于是她大舅就赶忙将他们两个人的行李那些一股脑儿的都快速的捆绑在他的摩托车上,“瑾丫头,颜小子,你们就先等一会儿,我把你们的东西送回去了再来送你们啊?”

说着她大舅就发动了机车。

向瑾就道,“不用了大舅,我们等会儿直接走回去就是了,反正我们也没得东西,轻松着呢。”

她大舅就道,“这太阳多大啊,等会儿,我很快就回来!”说完那摩托车“轰”的一声就飞走了。

向瑾就对着杨晖道,“走吧,上楼去,我们帮你收拾东西,杨昭,你就在这儿看着你哥的课桌。”

杨晖就拒绝道,“不用,你和颜宸帮我们在下面看着就是,我和杨昭上去收拾。”

杨昭也就猛点头,说他们自己上去收拾就行了。

向瑾和颜宸也就不跟他们争执了。

平常他们从学校到家里走路的话也就半个小时的样子,今天她大舅骑摩托车这一来一回也就只花了二十来分钟的样子。

他们回去的时候因为没有拖东西的缘故,所以更快,向瑾看了下时间,她大舅只用了十分钟就把他们送回到家了,向瑾决定,她还是得给她妈买个摩托车,但是得想个名目,不然那一万多块钱还真不好拿出来。

因为颜宸他外公们在镇上有房子,所以颜宸和向瑾两个就没有住学校统一安排的地方,而是在六月二十四号那天他们班级在车站那里点名集合了之后就直接回了他外公们在镇上的房子。

“哇,这屋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门打开的那一瞬,在看到里面之后向瑾就忍不住地感叹道。

颜宸嘴角就勾了起来,“我外公他们每隔一阵子就会上镇上来打扫一番,还有,因为要中考的关系,所以前两天我外公他们又上街来收拾了一回。”

“难怪,”向瑾走进去。

颜宸就领着她到一间屋子跟前,“你住这一间,这间屋子要凉快一些。”

向瑾就朝那屋子里望了一眼,就见那屋子很大,里面不仅有床,有柜子,而且还有书桌,想必这是主。

“那你呢?”

“我住你隔壁!”

“哦!”

跟着颜宸就走了过去,然后从柜子里拿了一床薄被和一张毯子出来。

“要是晚上冷的话就盖一下这个薄被,不冷的话,就盖这个毯子。”

“哦,好!”

两人出来,然后向瑾就跑去看他的房间,就发现他的房间果然要比自己住的那间屋子要小上一些,但是里面的家具陈设却是跟她屋子里的一样。

向瑾就道,“要不咱俩将房间换一下,你住我那间,我住你这间?”

“为什么?”

向瑾就道,“我觉得你们男孩子应该都比较喜欢空间大一点的屋子,我住那屋子,感觉有些鸠占鹊巢的意思。”

颜宸就宠溺地睨了她一眼,“瞎说,安心地住着便是,我住的本就是我原来的房间,你要是跟我换了那才是鸠占鹊巢。”

“真的?!”

“嗯!”说着颜宸走过去也从柜子里为自己拿了一床薄被和毯子出来扔在了床上。

向瑾眼睛就弯了起来,“行,那我就还是睡之前那间屋子好了,哦对了,两个舅舅们叫我们这几天的伙食就在他们那里吃,说早上他们也会做的很早的,叫我们到时候起床洗漱好了之后就直接过去吃。”

“好!”

向瑾低头看了一眼腕表,“走吧,都十一点多了,我们过去吃饭,然后就去镇中逛一圈儿。”

“好!”

两人锁了门,然后就朝镇中的方向而去。

因为中考,所以整个镇中除了几个初三年级的班级以外,其他些年级这几天都放假了。

向瑾和颜宸他们到达铺子的时候,就见那里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地挤满了一屋子的人,就连外面的走道上都排了两条长长的队伍等待着卖吃食,而她舅舅舅妈们,还有她妈及杨昭都在店里忙活过不停。

颜宸就道,“要不咱们晚些时候再来吧?”

向瑾就点了点头,“那我们先去看考场?”

“嗯!”颜宸微颔首。

走在镇中的操场上,在将四周的建筑都一一地打量了一通之后,向瑾就对着颜宸道,“唉,你还别说这镇中确实要比我们乡小要大的多哈?你看人家光教学楼就有两栋,而且每栋都有五层,每层都有五间教室,人家那边居然还有一个专门的图书馆,那宿舍楼也比我们那个女生宿舍要修的气派的多,一二三四五,一二三四五,你看,两边的宿舍楼也都五层。”

颜宸就道,“镇中嘛,它肯定是要代表着一个镇教育水平的颜面的,所以比乡小修的好也是应该的。”

向瑾就点了点头,“不过你说的也对!”

跟着两人就按照他们准考证上的信息找到了各自考试的教室。

他们这次考试是打花了来考的,所谓的打花,也就是一个考场里学生都是打乱了来编排的,即这个学校的学生穿插两个,那个学校的学生穿插两个,总之,就是你周围的人有可能都彼此之间都不认识的陌生人,这样打乱了来编排,最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杜绝学生作弊。

向瑾和颜宸不在同一个考场,而且他们两的考场相隔的距离还有些远,向瑾的是在五楼的三号考室,而颜宸的则是在三楼的七号考室,中间隔了两层楼呢,而且一个是在这一头,一个是在那一头上下楼梯的位置都不一样。

两人从镇中出来,就见他们铺子那里居然还有很多的人,于是向瑾就对着颜宸道,“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进去拿点吃的出来,咱们回去吃算了。”

“好!”

向瑾一到铺子那里,杨昭就眼尖地朝她招手,“姐,姐,快过来。”

向瑾走进去。

杨昭就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我一直都在等你们呢,唉,宸哥呢?”

向瑾道,“我们那会儿就来了,但是见这里的人多,所以就没进来,去镇中确定考场了,这会儿人还是多,我让他就在外面等着我了,我进来拿点吃的,我们带回去吃,唉,你等我干嘛?”

杨昭就道,“我把吃的给你们呀,我给你说你们俩的吃食早就准备好了,你等着啊,我去把保温桶给你们拿出来。”

“哦,好!你哥呢,你哥来吃过饭没?”

“我哥说他这几天就随大家一起在他们住宿的地方附近吃些算了,因为他到时候要温书,就省得折腾了。”

“哦!”向瑾就微点了下头,不过心里却还是觉得杨晖还是很紧张啊!

“你等着啊,我去给你拿吃的,”杨昭道!

“好!”

杨昭去厨房里将两个保温桶给她提了出来,“注意点拿哈,里面有粥,别洒了。”

“是什么粥?”

“绿豆青粥!”

“哦,好!”

向瑾转身就欲走,杨昭却把她唤住,“下午我去你们那里取保温桶,并顺便把晚餐给你们带过去。”

“我们自己过来吃吧,你给你哥送点吃的过去,我估计他们那的伙食不怎么样!”

杨昭就点了点头,“那行!那你们可得早点过来啊?对了,你们想吃什么,我到时候让爸妈他们给你弄。”

向瑾就道,“吃清淡点吧,到时候我们就来个汤粉和份蒸饺算了。”

“哦,好!”

回到家,两人将保温桶打开,就见里面装着的除了粥和一份蒸饺以外,竟然还有一份炒菜跟一份蒸肉。

嗯,伙食还不错!看来这炒菜和蒸菜是她舅和舅妈们特意为他们准备的。

两人在餐桌旁落了座,然后就开始吃起了午餐来。

第二天一大早,向瑾都还在床上睡觉,房门就被人给拍开了。

颜宸打开房门,就发现是杨昭,他让出道来,“你怎么这么早?”

“这几天,铺子上吃饭的人很多,我爸妈怕你们到时候不方便,就叫我这几天把饭给你们送来,我姐呢,起了没有啊?”说着他就偏着脑袋往里探头看。

颜宸就道,“还在睡觉!”说着他就走到向瑾的屋子跟前去敲门,“向瑾,向瑾?向瑾起来吃早餐了!”

“哦,几点了?”隔了好一会儿,向瑾那带着睡梦般的声音才懒懒地穿了出来。

颜宸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挂钟,“六点四十了。”

“哦,就起!”

颜宸对杨昭打了一声招呼,“你坐一会儿,我去洗漱一下。”

“哦,好!”杨昭应着,随即就对着颜宸他外公们在镇上的房子打量了起来。

嗯,收拾的很干净,房子也够大,光线也好,陈设也是很大方和朴素的,跟他们老家差不多。

就在这时,向瑾的房门拉开了,杨昭收回打量的目光,然后就朝她欢快地唤道,“姐?!”

“杨昭?!”向瑾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呀?”

杨昭道,“给你们送早餐呀?!”

“我们不是说到时候直接到店里去吃的么,你怎么还给送过来了?!”

杨昭就道,“店里人多,你们到时候去连位置都没有,所以爸妈就叫我给你们送过来,还说这几天一天三顿都给你们送。”

向瑾心里就甚是有些感动,“你哥呢?你哥那里有送没?”

杨昭就道,“放心吧,我哥那里有我爸呢,他骑摩托车很快就给他送过去了。”

“哦,那就好!那你坐一会儿,我去洗漱。”

“不用了,姐,我回去了,你们待会儿把饭吃完了,记得把保温桶给带过去一下啊,到时候我好给你们送饭。”

向瑾就唤住他,“杨昭,中午饭不用给我们送,我们直接去店里吃,到时候我跟颜宸可能会提前交卷,还有晚饭也是,你过后只给我们送个早餐就行。”

杨昭想到他们两个平时的成绩,那在学校也是经常提前交卷的,于是就点了点头,“行!”

杨昭走了,向瑾快速地洗漱好,然后两人吃了早餐,就带着文具和准考证去了镇中。

今天是八点半钟正式开考,今天一共要考四门,上午两门,下午两门。

上午考的两门主要是语文跟数学,下午考的两门是物理跟历史。

明天主考英语跟化学,政治和地理,还有思想道德品质课,据说后两门这是综合课。

据说这次中考除了语数外三门学科,每科一百分,一百二十分钟的考题外,其他些例如物理跟化学,历史跟政治都是七十五分的考题,一百分钟的考试时间,而地理和思想道德品质课则是各占五十分,统共一百二十分钟的答题时间。

所以总分一共是七百分!

两人到达镇中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他们班主任胡老师正领着班上的学生在那里等待着,然后就听到他们老师在反复地跟大家交代着,叫他们千万不要紧张,认真审题……什么什么的。

看到他们来,然后就先是问他们昨天去看了他们的考场没有?

向瑾和颜宸就说看了。

然后胡老师就也交代他们道,“这回考试,你们可千万要注意别早交卷,做完题之后,认真反复地多检查几遍,知道吗?”

两人点头说知道了。

等了没多一会儿,学校外的警戒线就拉开了,而考试的大门也就打开了,然后大家就纷纷拿出自己的准考证通过几个通道进去到考场里。

到八点半钟的时候,随着一阵铃声响起,向瑾他们的中考正式开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