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回九零她只想致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因为是中考,管理要求的很严格,不允许提前太多时间交卷。

一个是为了防止泄露考题或者电子产品作弊,例如传呼机。

一个是为了避免提早交卷给同考场的人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和紧张,进而影响考试发挥。

所以向瑾和颜宸他们两人这回只最大限度地提前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交卷。

其实这次的考试对向瑾和颜宸而言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难度,不管是语文还是数学,他们都是提起笔就做,几乎是笔到之处答案就随之出来了,中间他们都没有怎么停顿过。

两个人除了写作文花费了点时间以外,其他的答题也就大概花了二十来分钟的时间,跟着就是检查检查再检查,他们坐在座位将那试卷上的题目都翻来覆去地检查了无数遍,可以说这回他们是有史以来考试检查试卷最多的一次。

颜宸先出考场,到了楼下之后她便先到不远处的小卖部那里买了两瓶汽水儿,一瓶给向瑾,一瓶给他自己。

果然没多一会儿,就看到向瑾从教学楼的另一边也下楼来了,于是他就站在原地等她。

向瑾似有所感,抬头就朝这边看了过来,就果然看到他正站在教学楼的另一端正朝自己看着,她的嘴角就扬了起来,然后就朝他挥了挥手。

颜宸也勾了唇角,并朝她扬了扬手中的汽水儿,向瑾跟着就朝他大步地走了过去。

“怎么样?”

她走拢,两人异口同声,同时颜宸将手里的汽水儿瓶子拧开,然后将汽水儿递给她。

两人相视一笑,向瑾接过,随即就道,“还好,你呢?”

颜宸也就道,“嗯,一样,不难!”

然后两人就一同往校门口而去。

不过就在他们还距离校门口大约几米远的距离然后就听到校门口外有人在道,“那是哪个学校的学生,居然都交卷了呢?”

此时镇中校门口正等着一批人,他们个个神情紧张,起码有好几十个人,他们都是各个学校和班级的班主任老师,从那些学生们走进去开考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一直等在这里。

跟着就又有老师们朝他们两看了过来,“是哟,这堂考试还有小半个钟头呢,他们这么早就出来了,这答题速度也太快了些吧?”

就在好些人都在狐疑着他们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他们为什么这么早就交卷了的时候,向瑾他们就看到他们班主任胡老师在人群中举手道,“是我,是我,是我班上的学生?”跟着他就挤出人群,朝校门口迎了过去。

于是众人就将目光齐刷刷地朝他们师生三个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班的班主任就有些羡慕地对着二班的班主任道,“这颜宸和向瑾两个又提前交卷了。”

二班的班主任也就感叹道,“是啊,这两孩子就没有不提前交卷的时候,还真是羡慕胡老师班上有这么两个尖子生。”

他这话一出,旁边就又老师向他们询问道,“这两孩子平时成绩很好么?”

一班班主任就点头道,“是啊,这两孩子可是我们玉凤乡小学整个初三年级的头一二名。”

在场的其他人都就诧异不已,同时也忍不住有些羡慕,当然,也有人不以为意的。

向瑾和颜宸才刚出镇中校门,他们班主任胡老师就快步地朝他们走了过来,然后就把他们引到一旁的树荫处,跟着就一脸热切地朝他们询问道,“怎么样啊,今天的题目难不难啊?”

很多人也就尖起耳朵听。

向瑾就朝颜宸看了一眼道,“还可以吧。”

颜宸也就点头。

胡老师跟着就又追问,“那你们试卷检查了没有啊?都检查了几遍?”

向瑾就点头,“检查了,检查了,”她都检查无数八道了,那试卷上的题她都能按照先后顺序一字不落地背下来了,“具体检查了几遍,我没多大在意,反正题做好了,我就一直坐在那里检查。”

胡老师点头,然后就看向颜宸,颜宸就点头道,“我跟她一样。”

胡老师就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他就怕这两孩子平时提前交卷交习惯了,也没得那检查试题的习惯。

要知道这可是中考啊,那少一分都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将来的啊,当然也会影响到他们这些老师们的成绩的,他们对他们可是期望很大的。

向瑾就道,“那胡老师,没事我们就先走了哈?”

胡老师就点了点头,“走吧,走吧,早点去吃饭,然后吃了饭就赶紧休息一会儿好准备下午的考试。”

向瑾和颜宸就点了一下头,然后就朝对面他们家的铺子而去。

到了铺子上之后,他们一家人就围着他们问,问他们今天考的怎么样?那些题都难不?

看着个个都殷勤的小眼神,向瑾就道,“别激动,别激动啊,先给我们弄些吃的,不然等会儿人多了。”

“哦哦哦,马上,马上,饭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我去你们盛出来,”说着她二舅妈和她妈就赶紧地转身去了厨房。

饭桌上桌之后,看着眼前摆放着的明显与他们生意不一样的吃食,向瑾就忍不住地感叹道,“这么丰盛啊?”

她大舅妈就笑呵呵地道,“这几天考试辛苦,得给你们好好的补一补。”

向瑾眼睛就笑眯了,一扬头,“谢谢两个舅舅和舅妈!”跟着她就提起了筷子。

她大舅妈就摆手,“哎呀不谢不谢!哦,对了,今天你们考试难不?”

向瑾和颜宸就相似看了一眼,“还好吧。”

“完了,完了,你们都是还好,那就证明这个题目很难,哎哟,也不知道我们家杨晖考的怎么样了,肯定很难,”说着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向瑾她大舅就朝她瞪了一眼,“呸呸呸,什么完了完了的,我看就是这两孩子的谦虚之言,那题肯定不难!”

向瑾和颜宸又就相视地看了一眼,然后就安慰道,“对对对,大舅妈,表哥一定会考好的,你们就放心吧,”说完向瑾和颜宸就赶紧吃饭闪人,不然到时候他们连做生意的心情都没有了。

果然就在向瑾他们的饭吃到尾声的时候,就见有不少的学生从对面的校门里走了出来。

有满脸喜悦的,也有焉头耷脑的,有跟老师说话的,也有穿过教师人群直接朝马路对面走过来的。

向瑾她两个舅和舅妈们也看到了,不过见有人朝他们家铺子走过来,几人立马就严阵以待开始准备起做生意来。

向瑾和颜宸见罢,赶紧吃完饭就起身离开,她妈就一把拉着她然后悄悄地问,“闺女,你这回考的咋样啊?”

向瑾狡黠地朝她眨了眨眼,然后就朝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她妈立马就转忧为喜,然后就朝他们挥了挥手,“去吧,去吧,这里人也多,你们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会儿。”

这个手势她之前在家经常给她妈们比划,所以家里人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她妈看到她那手势心就妥了,于是也开始热情地招待起客人来了。

向瑾和颜宸出到铺子外,于是就问他,“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颜宸就看了一眼腕表,“回去吧,回去休息一下,这会儿才十一点半过一点,下午要两点钟才开考,我们还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至少还可以休息两个小时。”

向瑾就点了点头,“行吧,那就回去休息。”

接下来的两天考试,向瑾和颜宸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这两天中他们没有看到过一次杨晖,也只是每次到铺子上去吃饭的时候才从他舅舅妈和杨昭的口中得到一丝他的消息。

从他们说话的语态中他们得知到杨晖这次考的好像并不怎么理想,他的压力有些大,据说是有好些题他都还没来得及做就已经到了交卷的时间了,好像他这会每门考试试卷上都落下的有题目未解未答。

为此,她大舅和大舅妈这两天的心情也不怎么好,都是强打起精神在做生意。

向瑾和颜宸就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们了,他们要说那题目很简单呢,到时候他们还会认为他们是在嘲笑杨晖笨,没得他们聪明,那么简单的题目也做不出来,故意在他们面前显本炫耀。

他们要是说那题目很难呢,到时候万一要是他们考好了,而杨晖考砸了,他们还会说他们虚伪。

所以与其左右怎么说都是错,他们倒还不如什么都别说呢,一切就都不知道,要等考试结果出来了才知道。

其实在他们看来,杨晖考的不理想的最大可能就是因为他心态不好,过度紧张,思想不能集中之故。

本来最后那天考完试之后,他们还想跟杨晖碰过面的,但是他们在铺子等了很久杨晖也没有来,最后还是杨昭跑去他们班集体住宿的地方找他,才从他同学和老师的口中得知说杨晖在考完之后就跟他们打过招呼直接赶车回家了。

杨昭跑回去跟他们说了之后,大家心里就有些着急了,向瑾她二舅就道,“大哥,大嫂,这样,你们赶紧骑着摩托车回去看一下,这孩子这两天压力有些大,不要他一时想岔了。”

虽然他二舅的意思说的很隐晦,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于是两人赶忙“好好好”地点头,然后就开始快速地解着身上的围裙就朝外面停着的摩托车走去,杨昭就追出去说他也回去。

他妈就训斥他道,“你回去干啥,别添乱,在店子里守着,帮下你二叔二婶们的忙。”

杨昭就道,“今天中考都结束了,也没那么多人了,二叔二婶他们忙得过来,我回去还能看着我哥,到时候也能开解一下他。”

向瑾她大舅跟大舅妈就有些犹豫起来,向瑾她二舅和二舅妈就安慰他们道,“杨昭说的对,这里这个时候也没得什么好忙的,就让他跟你们一起回去吧。”

向瑾她妈也就道,“是啊,这里不是还有我么,就是向瑾她也是待会儿跟我一起回去,她也能在铺子上帮些忙。”

向瑾就朝她大舅和大舅妈点了点头,于是一家三口就坐上摩托车走了。

向瑾就侧身对着颜宸道,“要不你回家去看那些晾晒的被单干了没有,若是干了的话你就收进柜子里再来,等会儿同我们一起回家,我留在铺子上帮他们收拾一下。”

颜宸就点了点头,“好!”

她二舅母就道,“你们还洗了被套呀?”

向瑾就点了点头,“早上起来洗的,这总不能盖了,就扔个脏被套在那里又重新叠了放回柜子里吧,我们见今天的太阳很大,所以也就把它洗了,”所幸这几天天气很大,夜间也不是很凉,他们都没有盖薄被,只盖了个被套,不然还们还会多洗一床呢。

她二舅妈就点了点头,“那倒是。”

颜宸回去收被套了,有几个学生相约着来他们铺子上买糕点,向瑾也开始帮着她舅舅和舅妈们张罗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向瑾她妈就问他们,“之前有你两个舅和舅妈们在,我也不好在铺子上问你们,这会儿没人,闺女,小宸,我问你们,这回考试的题究竟难不难?”

向瑾就道,“反正我跟颜宸是不觉得难,但是别的人我们就不知道了。”

她妈就一脸惊喜地道,“真的?”

向瑾就点了点头。

她妈就又问,“那这么说来,这回你们考试中师中专就没问题了,稳过了?”

向瑾就没好气地朝她白了一眼,“中师?中专?妈,你也太小看我们俩了,我们才不读中师中专呢,那中师中专读出来有什么用,就跟个初中文凭没什么两样,我告诉你,我们要读高中,要读大学!”

“哎哟,要读高中啊,考大学啊?哎哟,这么能干啊闺女?”她妈就又是一惊一乍的,然后就激动的不得了。

向瑾就道,“我才这么小,我不去多读几年书干嘛?再说就考个大学而已,又不是多难的事情,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别激动啊?等过几年我就给你考个大学回来。”

她妈就笑眯了眼,直说“好好好”,又道,“那我岂不是都要当状元她妈了?”

向瑾就道,“什么状元她妈?现在考大学的人多的事,那凡是考起大学的就是状元,那全国得有多少个状元她妈?所以,别封建了啊?”

她妈就又是笑呵呵地道,“行,闺女,那你就读高中哈,将来考个大学,妈支持你!”

向瑾就道,“你不支持我也要读!”她现在可是经济独立不差钱,她妈要是不想送,她自己供自己读就是!

她妈就拍了她一巴掌,“瞎说什么呢,妈咋不支持了,妈支持呢!”

“那支持你也就买个摩托车呗?”向瑾赶忙道,“你看大舅跟二舅天天骑着摩托车来回镇上,需要托运个什么东西也很方便,你看看你,你天天都这样背几十斤的猪肉来回地走,你累不累啊,热不热啊?你不嫌累,我看得都嫌累!”

她妈就道,“累啥累?才几十斤而已,而且也没背多远,这跟背一背篼粮食比起来这简直都轻松多了!

再说,你舅们也就是夏天头骑个摩托吹起来舒服一点,若是冬天头骑摩托的话那是冷的遭不住,上回我就坐过一回他们的摩托,嗨哟,那把我那个脸吹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向瑾就朝她哼了一声,“我看你那都是借口,你就是舍不得那钱!”

她妈就道,“闺女,那可是一万大万呢,你大舅跟二舅两个,好歹他们还有两家人平摊,只需一家人出五六千块钱就得了,可是你看我们家那就要自己一个人出那一万多块呢,一万多块呢,我要多久才能赚的回来那么多的钱?

所以,还是算了,背就背吧,也背不到多重,我做当于这样就算运动了,以往咱们家我一个人还要种十几亩二十亩的田地,但是从今年子起咱们家有多少的田地可种呀?也没得多少,所以也别把人给养废了。”

见她妈执意不肯听取自己的意见,向瑾也是没辙,“行吧,那就随你吧,我是觉得夏天头你这样背着也太热了,这万一要是热中暑了怎么办?”

她妈就道,“不得,咋个得咯?我也用不着走多少路,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再说在枣尔崖那下车之后,那好大一段路都是有山遮住的,那太阳想晒我都照不到的,接下来就是一段河坝路,我咋个得热哟?不得热,放心吧,啊?”

向瑾就道,“管你的,反正你热了累了可别指望我替你背,我是背不动的,而且我还要长个儿呢,我可不想从小就压成个矮子。”

她妈就笑骂道,“这孩子,咋个得要你背哟?放心吧,不得要你背,你妈我背得动。”

向瑾就不说了,然后他们一起就回家。

回到家没多一会儿,杨昭就打来电话说他哥已经到家了,叫她们别担心。

向瑾就说“好”,然后就挂了电话回家。

走在路上就又碰到湾头的几个熟人,他们就问她这回试考的咋样?

向瑾就说还不知道,要等到时候成绩单出来了才知道。

几人就安慰她说肯定能行,叫她别担心。

向瑾就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就同大家招呼说她回去了。

几人问就连连说“好”,向瑾离开之后,就隐约听到张老婆子现在她家的院坝头说“呸,我看她那个样子就考的不好!”

然后有人就打趣着地问她道,“婶子,你家向艳这回应该是没得什么问题了吧,我们可是擎等着喝你们家的喜酒呢?”

那张老婆子就吹嘘道,“那还用说,我家向艳这回准没问题,在这回中考之前他们学校组织了两回模拟考试,我家向艳那两回可是都考了六百三十几分的。”

“哎哟,那肯定就一定能成,”那个婶子就一脸笑嘻嘻地道。

向瑾就撇了撇嘴,这会儿就把牛皮吹到天上去了,也不怕说了大话到时候闪了舌头?

向瑾回到家,她妈就问,“咋样,杨晖没事吧?”

向瑾就道,“没事,放心吧,舅舅和舅妈他们也没责备他。”

“哦,那就好,那就好!”她妈就松口了一口气。

然后她外公从地里回来就听到了,问他们怎么一回事,然后她妈就说了,说杨晖这回试没考好,心情有些不好。

她外公就道,“男子汉,连那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得,怎么能行?这回没考好,下回就考就是了,那每年子的升学率那么低,一百个里面都不一定就能取一个,他没考好有啥子值得伤心难受的?没出息!”

向瑾这会儿又突然觉得她外公这思想觉悟其实也挺包容和开明的,于是她就附和着她外公道,“外公,其实我觉得你说的很对,考砸了就考砸了呗,下回再重新来过就是,没得啥子大不了的,我表哥这回呀估计就是心理压力太大了,他很想考好,可是越是那么想就越是容易紧张,一紧张起来肯定就脑子不听使唤。”

其实依她的想法就是就算是杨晖这回考砸了也是可以去读个普通高中的,等到时候考大学的时候若是一次考不中的话再复习也不迟。

即便最后复习了还是考不中,他也还是可以去走个自考大学的。

反正到那时候国家也不再分公费还是自费的了,都是统一的自费。

他们家到那时候也应该有不少积存了,想必舅舅和舅妈他们也是愿意为他掏那个钱的。

但是杨晖的想法却是不一样,他想去读中师中专。

她外公就点头,“嗯,瑾丫头说的没错,所以这个人呀还是要心态好,才能把事情干好,唉,瑾丫头,你这回考的怎么样?”

向瑾就道,“还不知道,要等成绩单出来了才晓得,不过我题是做完了的。”

她外公就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题只要做完了的,那应该就没得啥子悬念?”

向瑾就道,“外公,这话可说不准,虽然题是做完了的,但是要做对了才作数,可若是做错了,还是很悬的!”

她外公就点头,“那倒是,那倒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