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生农门小福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秦三郎是怕她笑岔气,忙道:“别笑了,喝口水顺顺气。”

刚说完顾锦里就咳嗽起来。

秦三郎赶忙给她拍背顺气:“别想了,越想就越会笑,慢慢吸气吐气。”

是等顾锦里不再咳嗽后,把装着温水的木碗递到她嘴边:“喝几口。”

顾锦里喝了几口温水后,这才舒坦起来,问他:“你不生气吗?”

她们叫你秦软饭啊。

秦三郎笑了:“不生气。”

只要能做她相公,被起个绰号算什么?

且他又不是真的窝囊废,只有那等没本事的男人才会介意这种绰号。

又看向大庆,道:“做得不错,下去盯着岑氏,那是个不老实的,看她想做什么?”

“是。”大庆领命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大庆、游平两拨人是一直藏在暗处的,在岑氏跟丁戈初遇的黎明,他们是看见了丁戈借着骡车的遮掩摸进岑氏的衣服里。

岑氏竟然没喊也没躲,就这么由着丁戈摸。

单单是这样,他们还不会觉得岑氏不老实,让他们起疑的是今晚扎营的时候,岑氏女儿要小解,岑氏是有近路不走,特地绕了一段路,从丁戈扎营的地方路过。

没多久,丁戈就离开营地,跟上岑氏。

岑氏是个聪明的,且还有女儿在,是没让丁戈得手。

不过他们听到大庆的禀报,也认清了岑氏的真面目,这是个能装的,且成了亲还不老实,想要再找个好的。

“那个卢崇是真傻还是假傻?他就没听说点什么吗?”顾锦里瞧着卢崇并不相信岑氏,毕竟岑氏有前科,知道她跟一家少爷有过私情,也知道丁戈有那种爱好,卢崇要是不想自己头上绿,就该把岑氏看紧一些。

可卢崇却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跟丁戈称兄道弟的,是一点不提防。

秦三郎道:“能当上百户的就没人是傻子,卢崇是惹不起丁戈,生怕自己被丁戈害死,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畜生!”顾锦里是气得骂了一句,任由别人占自己媳妇的便宜,这种窝囊男人跟把媳妇送去做娼没差别。

又道:“那他是不会跟咱们联手对付丁戈咯。”

秦三郎点头:“他就想捡现成的,谁赢就跟谁混,或许还做着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美梦。”

丁戈强的时候,卢崇就会给他当奴才,可要是丁戈没有反手之力的话,卢崇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又道:“丁戈跟卢崇,一个是真豺狼,一个是洞中鼠,都要当心。”

顾锦里点头:“放心,我很安全,这回怕是谢家不安全了。他们两个太闹腾了,把所有弱点都暴露出来,估摸着最早出事儿的会是他们夫妻。”

又问道:“你对谢百户是什么想法?是要结盟还是让他给咱们蹚雷?”

秦三郎:“结盟。谢成不错,有领兵能力,心肠也没坏,且还年轻,要是结盟,处出了情分,往后二十年都是个助力。”

牛大豹也不错,虽然快四十了,可牛大金几兄弟眼见着就长成了,还很聪明会办事,相处好了,往后照样是助力。

就是两人的媳妇比较麻烦,匡氏泼辣、爱占便宜、私心重;纪氏……秦三郎都不想评价她,太能闹腾了,还是他家小鱼好,聪明贤惠又疼他的,简直是个完美小媳妇。

心里想着小鱼的好,秦三郎是心热的吻住她的耳垂,呢喃道:“能娶到小鱼,是我的福气。”

“又来了,跟你说正事呢。”顾锦里气得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提醒道:“你要是想跟谢百户结盟,那就赶紧去找他喝个酒。谢百户那么在意纪氏,今天纪氏做了这么大的蠢事,谢百户定是伤心得不行,你还是去开导开导他吧。”

这可是“趁虚而入”的好机会,不用说什么,就陪着喝一顿酒,那情谊就会蹭蹭蹭地往上蹿。

秦三郎点头:“嗯,我这就去找他,你早些休息,后天就到禄昌县了,到时候不扎营,咱们住驿站,让你好好洗个澡。”

她习惯了冬天也天天洗澡,如今是几天没洗,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

“好!”顾锦里欢喜极了,她是真想洗澡了,又提醒道:“我觉得纪氏的脾气很不正常,不是有病就是中毒了,你提醒一下谢百户,让他留心点,看看纪氏是不是病了或者中毒?”

秦三郎听得正色起来,道:“成,我会跟他说的。”

他也觉得纪氏有点不对劲,一般的正常人,且都当娘了,哪里还能像纪氏这般,无缘无故就动怒闹腾的。

估摸着可能是真病了或者中毒。

要是中毒能解还好,如果是脑子有病,那谢成可就真成了谢真惨了,要一辈子照顾着脑子有病的媳妇。

顾锦里点头,催促他:“你赶紧去吧,记得驾车去,不然你俩在外面得冻死,早去早回。”

可秦三郎晚上却没能回来睡,是陪着谢成喝了一夜的酒,快到卯时的时候才返回营地。

临别前,谢百户是谢过了秦三郎:“三郎,辛苦你了,幸亏有你陪我喝酒。”

不然他真会顶不住。

他是掏心掏肺的对纪贞娘,可她却为了摆脱他,给他塞丫鬟,他是被伤得不行!

“当初家里人说她娇气,做不得长媳,是我贪她颜色好,还爱她的娇气,硬是求着家里人去提亲……如今算是自作自受。”谢百户苦笑一声,眼里满是疲惫,是被纪氏给折磨得不轻。

秦三郎听罢,看着谢百户道:“其实解决这事儿很简单,一是继续过,二是和离,三是生下嫡长子后析产分居,她过她的,你纳妾另居。”

谢百户惊了,看着秦三郎是不敢置信:“你是在劝离?”

难道他看错了秦三郎?他真是个对正室嫡妻毫不手软的冷血之人?

秦三郎没有回答,是道:“瞧你这模样,应该还是想跟纪氏过下去的。古人云,枕边教妻,既然想继续过下去,那就该教导妻子如何为人处世,如何远离小人,不要让纪氏再被身边的小人挑唆,跟你背道而驰。”

纪氏身边的丫鬟一看就有问题,他相信谢成没那么傻,定是一早就看出来了,可却一直不跟谢纪氏挑明了说。

又道:“我家娘子说过,夫妻之间有话就要直说,别隐瞒,别玩猜来猜去那一套,隐瞒跟猜测是毒药,时日久了,毒入骨髓,就会悲剧收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